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言情 >

银豆杏花于翠_偷香小猎手小说在线阅读

银豆杏花于翠_偷香小猎手小说在线阅读

作者:筷子

类型:言情

大小:11MB

时间:2018/11/10 17:59:39

内容概述:银豆从小就没娘,于翠是他的后妈,杏花是他最好的兄弟...

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3497次点击
+

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

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。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!

  • APP阅读小说
  •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
  •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
  •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
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

银豆从小就没娘,于翠是他的后妈,杏花是他最好的兄弟石头的妈妈,杏花长得很漂亮,石头爸爸在外面当兵,很久回不了一次,杏花总是调戏他...银豆杏花于翠_偷香小猎手小说在线阅读。

偷香小猎手银豆杏花小说无删by筷子在线阅读

免费阅读:

白雪花无法与我对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。

她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,默默的不再动弹。

我看她不再挣扎,连忙脱了自己的裤子,趴在她的身上。

可能刚才的大戏看的太刺激,也可能我太紧张,而后太焦灼,竟然忍不住了……

白雪花推开我,顺手拿起身边的一块布头擦拭着,撇着嘴,不屑的说:“一个小屁孩狗屁的都不懂还学着欺负人,哧,丢不丢人?你给我滚一边去,以后别碰我。”起来提上裤子,走到门口,说:“走啊!”

回想着刚才白雪花不屑的眼神,我的失落是前所未有的,失魂落魄的低着头,默默的跟在白雪花的身后,也没想着再怎么样。

白雪花走了几步,扭过头,冷冷的问:“跟着我干什么?”

我完全成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小声说:“我回家!”

白雪花不再理他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。

走了一会儿,她转过头,看我没跟上来,放慢了步子,一直等我追到和她距离差不多两三米的地方,这才恢复了速度。

进了村,白雪花依然板着脸没理我。

可我忍不住了,快走了几步,赶上她,小声说:“嫂子,你别生气,是我不对!我……我……”

白雪花白了我一眼,说:“我为什么要不生气?反正也没怎么样,哼,以后别到我家吃饭了,我也不让你来。要是你不嫌丢人就跟别人说去,反正我无所谓。你个混蛋,弄得人家肚子上黏糊糊的,难受死了。”说完,紧走了几步,回家去了。

我一晚上都没睡好,忐忑不安,辗转反侧,怕白雪花怪自己。

这个时候,在黄松彩身上的那股子霸气荡然无存。

与白雪花的事,我一直很内疚。

没想到,赵刚在这个时候竟然也吃了憋。

他到村里一个叫郭云彩的女人家,看她正穿了个背心洗衣服,胸前的两团几乎露着,一时忍不住,过去抱着摸她,结果被生的五大三粗的郭云彩一脚踢在胯下,然后掐着他的后颈给扔了出去。

不但如此,颇喜欢骂街的郭云彩整整骂了一天,提着他祖宗八代的骂,当然也包括他爹和黄松彩。

这个时候,看出赵刚的色厉内荏,面对这个彪悍的女人,他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这件事着实让人大跌眼镜。

入冬之后,是农人们一年之中比较清闲的时间。

女人们围在热炕上做着针线活,男人大多时间都是抽烟聊天,讨论一下明年的农事计划。

今年的冬天有些不一样。

赵刚张罗着打牌赌钱。赌起钱来的他不似往常那么霸道,而且十分遵守规矩。

村里的人不怕和他赌,有些人为了能和他积聚点感情,就是不赌,也会去看。

这样一来,很多人没事就去他家玩。

后来,那些看的手痒,就自行在家组桌,赵刚偶尔的也会串家走户的找场子。

村子里的味道有些变了。

黄松彩这期间来我家几次,于翠还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却也没给我们一点可乘之机。

赵颖没事也过来找我玩,像是对我有点意思。

有一次,于翠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对黄松彩说:“你看颖颖和不凡这么要好,不如过几年让她嫁给不凡得了。”

黄松彩的脸通红,觉得没地儿搁了,却又不得不敷衍着说:“他们现在还小,这个事也得让他们自己做主啊。”

她不会多想,可是我却知道这是于翠故意消遣她。

趁着于翠去茅房的工夫,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小声说:“都怪你,弄的我都没法答应这样的事情。要是那天……说不定我还让把颖颖嫁给你。”

我笑着说:“这样就不能嫁了吗?”

“你就坏吧!还想着两个一起吃啊?”黄松彩气呼呼的说。

听着于翠的脚步声,他们立时都停了下来,可目光流转,带着几多的偷情的刺激。

于翠进门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似乎知道了我们的谈话似的。

我吐吐舌头,说:“我出去玩会儿!”出了门,暗暗吐吐舌头,心想:这女人可真是惹不起。这才两个,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要是再加上一个,不知道又会是个什么样子。

我微微的摇摇头,来到大街上,迎着寒风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赵月华迎面走了过来,问:“不凡,你婶子在家吗?”

我点点头,说:“在家!”

这个时候,我觉得不跑都不行了,这会儿真的三个女人了,而且这个女人的嘴又那么下流,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。

不过没走远,因为我知道赵月华去了之后黄松彩肯定马上就会出来。

果然,没过多久就看到她从家里出来。

这个时候,一个人从旁边经过,和她打了个招呼。

她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应着,等那人走远,这才紧走了两步,到我跟前小声说:“家里没人。我先回去,你过来!”

我虽然偶尔的会和匡秀英做,可心里也想着她。

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比较幸运,可以和几个女人有些情感的纠缠。

可宋小梅要的是恋爱的感觉,只限于抱抱摸摸,而且关系很隐晦,没人知道;杏花嫂子虽说有一次让我把内内都给脱了,可她并不像很着急更我发生什么,挑逗我的成分居多,可能她更喜欢过程;至于赵颖,那绝对是羞涩的懵懂之情;白雪花就别提了,到现在还不怎么搭理我。

此时看着这个算是被自己强迫过得女人眼睛里的期待,也只能是她了。

来到黄松彩的家,看着她激动的关上门,我突然想起于翠的话,我们两个人做这种事情到底谁占便宜。

不过,到了这个时候,这些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只是那一件事情。

和她一起进屋,黄松彩扑上来抱着他,说:“不凡,想死婶子了。你可真是个坏蛋,欺负了人,弄的人家时时刻刻想着你,你就对人家不理不睬了。”

我抱着她,笑着说:“怎么会?这不是没机会吗?我还想天天搂着你睡呢!你这么骚,又会伺候人,我怎么会不理你,这不一有机会就来了吗?”

黄松彩连忙脱着衣服,却又怕有人会过来,不敢全脱,只是扒下裤子,趴在炕上,说:“快来!婶子难受死了。”

我看着她雪白丰腴的肥臀,感觉她穿着衣服更显刺激。

自己也不全脱,将裤子退到腿弯处,就这样开始。

开始的时候是冲动让我们无所顾忌,可完事之后,还是有些后怕。

穿好了衣服,却又相视一笑,各自品味着刚才的感觉。

黄松彩靠在我的身边,动情的说:“真好!不凡,可舒服了,等下一次婶子给你个惊喜。”

“干嘛要下一次,这一次不行吗?”

“他们快回来了!还是要小心啊!”

我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,笑了笑,说:“好!”想了想,问:“你不会是打算让我和颖颖……”

“去你的!不准乱想!这样已经不对了,要是再让颖颖嫁给你,那我就是你丈母娘。谁家有女婿和丈母娘这样的?”

我瞟着她,说:“你还知道不对啊?那是谁刚才……”

“不许说!”黄松彩像个小女孩般靠在他的身上撒娇。

我笑的更开心,说:“好了!说说也没关系,反正就我们两个。你不知道,刚才你可带劲了。”

她突然正色的问:“我们的事你没跟于翠说吧?”

我一愣,连忙否认。

黄松彩喃喃的说:“那我怎么感觉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!”

“应该不会吧!其实我们两个应该很安全,比颖颖和我在一起都安全。你说谁会想着我们这么大的年龄差距,还能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我们只顾着沉浸在这欲望的田野里,忽略了一切不安全的因素,导致一场灾难性的暴风雨到来,我们此时却丝毫没有察觉。

所有评论()

周排行榜

月排行榜

最新入库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花猪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