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言情 >

昨日之日不可留又名你好晴天你好阴间小说在线阅读

昨日之日不可留又名你好晴天你好阴间小说在线阅读

作者:琉璃珠

类型:言情

大小:9.1MB

时间:2018/08/27 16:42:45

内容概述:女主阴柔男主霍言庭的小说名叫《昨日之日不可留》,又...

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42768次点击
+

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

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。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!

  • APP阅读小说
  •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
  •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
  •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
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

女主阴柔男主霍言庭的小说名叫《昨日之日不可留》,又名《你好晴天你好阴间》,是作者琉璃珠写的一本现代虐爱言情小说,讲述了阴柔霍言庭之间的虐恋,昨日之日不可留又名你好晴天你好阴间小说在线阅读。

昨日之日不可留又名你好晴天你好阴间小说在线阅读

小说简介:

三年来,他用尽方式羞辱她,只因为她间接害死他心爱的女人。 哥哥在她面前自杀,她被逼的选择跳海。

转身,她改头换面,以妖娆的身段迷惑众生,成为皇庭夜总会的头牌,一步步让他心痒难耐。

“我叫阴柔,阴间的阴。霍先生,请多指教。”她坐上男人的大腿,风情万种的说。

她回来的目标是复仇,当她眼睁睁看着男人死在自己跟前……

第1章 暴行

“不要,请你不要在这里!”洛晴天连着后退,眼里都是无尽的恐惧。她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哥哥。

“趴到桌子上去,别他妈的给我矫情!”男人眼神阴沉,伴随着一声低吼,他强行将她的身体推了出去。

胸前一阵撞击的痛,洛晴天被迫屈辱的趴在台球桌上,她想要起身,男人却粗鲁的将她按住,“想跑?你忘了我说过什么?只要是我想要你的时候,就算是大街上,你也要马上服从。”

“不,不要…….哪里都可以,千万不要在这里…….我哥还在,请你放过我。”洛晴天苦苦哀求,眼里都是爱恨交织的泪水。

从前,她爱极了找个男人,爱到可以放弃一切。而今,她的恨就有多沉重。

奈何霍言庭半点不为所动,他大手撕拉一下,扯开女人的裙子,然后捏住那柔.软的臀部。

“在又怎样?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,还有羞耻心吗?”

“啊!”洛晴天不受控制的发出呻.吟,而哥哥洛肖泽眼眶都红了,他急的说不出话,几次试图站起身,都重重的跌回去了。

霍言庭说的没错,她没有资格羞耻。将自己贱卖给了宛如恶魔的他,她的身份连ji.女都不如,毕竟ji.女还能有选择piao'.客的余地。

“瞧瞧你发.浪的样子!要是你哥哥没残废,估计也想站起来操.你。”霍言庭嘲笑的说道,面上却带着无与伦比的憎恨。

“不要,不许你这样说。”洛晴天心痛的都要窒息了。她那么痛苦,活着唯一的理由就是哥哥了。

“不说,那就给我认真叫,越大声,越刺激越好!”霍言庭狠厉的说着,然后大手猛然扒开女人的内裤。

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.这样对我……..三年了,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。”洛晴天苦笑着摇头。

“为什么?今天是她的忌日!你还敢跟我提三年?如果不是你,我跟她已经结婚了,我们的孩子也出世了…….”霍言庭说罢,一个耳光狠狠的甩了过去。

“我说过无数次,不是我害的,不是我,我没有跟她发过信息,是她自己一个人跑去那个地方,是她自己……..跟我无关,跟我无关啊…….霍言庭,请你相信我,哪怕一次也好!”洛晴天竭尽全力的说道。

“够了!这辈子就算你死了,我也不会相信你!我再警告你一次,你胆敢死了,我就杀了你哥哥还有父母!”霍言庭毫不留情的威胁。

边说,身下的动作越发凶猛,仿佛要用这种方式将女人彻底撕碎。

“霍言庭……我怀孕了…….你不可以再这样对我。”洛晴天忍着莫大的羞辱,嘴里挤出一句话。

虽然,她打算一直瞒着,然后找个机会拿掉这个不幸的孩子。

但是,终究是她的孩子,她没有那么狠心。

“怀孕?哼。真是讽刺。静儿腹中的孩子是怎么死的,你忘了吗?”霍言庭迟疑片刻后,再次深深的挺.入,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感受。

“啊…….”洛晴天痛的脸色一白,浑身颤抖。

“胆敢怀上孩子?每回我都有措施,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!你这个贱货,想给我带绿帽子报复吗?”霍言庭越想越气,身下的动作也疯狂到了极致。

“不是的,孩子是你的,霍言庭,停下来,这样会伤到孩子…….霍言庭,我求求你。”洛晴天泣不成声,身子如同筛糠抖起来。

第2章 流产

“还敢狡辩?就算是我的孩子又怎样?你配生下我的孩子吗?”霍言庭眼神阴沉,嘶吼着发泄。

他将女人掰过身子,又将她狠狠的一推,推在洛肖泽跟前。

“哥……”洛晴天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连忙上前拉着哥哥的手。

此时的洛肖泽哭红了眼睛,却只能伸手握紧洛晴天的手臂,“晴天…….。”

“哥,我们走,我们走。”洛晴天踉跄着站起来,试图将哥哥的轮椅推走。

“想走?我还没玩够呢!!今天你很让我扫兴!”霍言庭猛地拽着女人的肩膀。

继而划拉撕开她的衣服,顿时,洛晴天浑身光luo,屈辱的站在洛肖泽面前,身后的男人,根本不等她反应,就狠狠的抽.插起来。

“啊。不要。”洛晴天尖叫着,眼泪哗啦流下。

身后的男人越发带劲儿,一只手扶着女人的腰肢,一只手揉搓着女人的绵软,“再叫大点声,让你哥哥也兴奋一下。”

“怎么样?洛肖泽,长这么大,没见过你妹妹赤身luo'体的样子吧?其实,她私底下叫.床的时候更刺激……”

“哥……不要看,不要听。”洛晴天声音沙哑,崩溃的想要立刻死去。

而下.身的痛,让她无比清醒。

洛肖泽早就闭上了眼睛,可耳朵还是很清楚,他最珍爱的妹妹,正被禽.兽欺凌,而他一丁点帮助都没有,为什么自己不去死!

“畜生,你放过她,有什么冲我来。”他艰难的说道。

“霍言庭……放过我们的孩子。求求你了。”洛晴天痛的失去了意识,连下.身流血都不自知。

她瘦弱的身子,如同残花一样凋零了。

霍言庭正在气头上,狠命的冲.刺后,才发现女人下.身有血流出来。

那一瞬间,他脸色有片刻的迟疑,但一想到自己心爱.女人曾经所遭受的一切,心口就痛的无法自控。

“洛晴天,别他妈的装死,给我起来。”霍言庭厉声呵斥,疯狂的摇动她的身子。

“孩子…….孩子没了…….”洛晴天如同丢失灵魂的木偶,嘴里喃喃的说着,身子直接瘫倒在了地上。

“晴天……”洛肖泽终于开口说话了,却是费了很大的气力,他因为嗓子被烧坏过,只能发出乌哑的声音。

“孩子…….呵呵呵呵……..孩子,我的孩子。”洛晴天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。

“你在笑什么?洛晴天!你是不是疯了。”霍言庭猛地揪住女人的衣领子,逼迫她与自己对视。

此时的女人,脸色惨白如纸,泪水汗水将她浸染,头发蓬乱,衣衫碎裂,像极了被摧毁的一只娃娃。

应该感到高兴才是,可他为何心底深处传来一阵密集的刺痛,让他呼吸一窒。

“我在笑,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……..呵呵呵呵……..”洛晴天悲痛交加的说着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?根本不可能!”霍言庭浑身一抖,一股森寒气息袭来。

“上个月有个夜里,你喝多了,没有带避.孕套!呵呵呵呵…….偏偏就那么凑巧,昨天我去孕检,孩子三周半…….”

“贱人!你真的这么高兴孩子没了!”霍言庭将她狠狠的丢在一边。

“当然了,这三年来,你百般凌虐我还不够,还要波及我的家人!我恨死你了,霍言庭,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!”洛晴天歇斯底里的吼道,此时此刻,她的心中,只背恨意包裹。

曾经,她爱的如痴如狂的男人,再也不复存在。

“洛晴天!我不许你这样说!你哪有资格恨?你活着就是为了赎罪!三年来,日日夜夜,我都会想起静儿死去的画面,她还那么年轻,美好,还怀着身孕,就被几个人渣强.bao凌虐致死……..你忘了吗?她身体上没有完整的皮肤,嘴里,下.身都是鲜血污垢……她瞪大了双眼,她在责怪我为什么不去救她,为什么她要错信了你!”霍言庭说着说着,声音都哽咽了。

第3章 医院的羞辱

洛晴天何尝会忘记那锥心刺骨的画面,美好的白静,就那样凋零了,而她自己成了最阔祸首,从那天起,霍言庭对她再无笑脸,而是永无止境的羞辱和折磨。

“请你杀了我,拜托…….”洛晴天失去了意识,最后看着男人恳求道。

“洛晴天!我不许你死!我不允许。”霍言庭猩红着眼眸吼道。

一旁的洛肖泽急的从轮椅上滚落下来,他颤抖着双手,想要去拉住洛晴天。

“废物!别碰她!”霍言庭嫌恶的看了眼洛肖泽,继而打横抱起昏迷的女人,“来人,将她送进医院。”

“是的,霍总,洛小姐怎么了?”助理张康连忙上前询问。

“去了,医生自然会告诉你。”霍言庭一把将女人丢给助手。

“霍总,您不去吗?洛小姐看起来很严重,我怕。”张康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他一直都知道霍言庭不把洛晴天当人看,可今天的架势,实在是太吓人了。

“我为什么要去?她如果死了,就准备好葬礼。”霍言庭冷漠的说完,继而自顾的整理凌乱的衬衣。

“是,我明白了。霍总您请忙吧。”张康点头说道。

洛晴天陷入昏迷,偶尔又痛的清醒。

她迷糊记得张康在耳边说话,让她撑住。

紧接着,她被送.入医院的急诊室,慌乱的脚步声,冰冷的医疗设备进入身体。

“病人,病人你还清醒吗?”医生在耳边说话。

“…….是不是孩子没了。”洛晴天心痛的追问,她怎么舍得失去那个孩子,再怎么恨,她也无法恨一个孩子。

“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,孩子是没了,不过你的性命更加危险,你流产导致大出血,现在要及时切除子.宫,保住性命。”医生的话如同给洛晴天判处死刑。

“呵…….为什么要保住性命。”洛晴天虚弱的睁开眼,看着头顶。

“医生,她求生欲.望很低,我代表家属签字,请你一定要保住洛小姐的性命。”张康忍不住打断道。

“我知道,但我也要跟病人通知一下。”医生点头,继而开始忙碌起来。

洛晴天拼命的摇头,“不行…….干脆让我死了!我死了,一了百了。求求你们了,让我死吧,就这样死去,霍言庭就不会追究我亲人的责任了。”

“洛小姐,请你镇定!霍先生是绝不允许你这样求死的。”张康在一旁,浑身冷汗涔涔。

洛晴天陷入昏迷,同时也梦魇缠身。

三年了,她经常梦见白静死亡的那天。

白静是她的表姐,却出身名门,而自己家道中落,父亲破产后成天酗酒,母亲被生活所折磨,每天以打骂她为出气筒。而哥哥远在国外深造读书。

那时候的洛晴天,感觉自己活在炼狱之中。

18岁,她为了挣脱那个家庭,不惜踏入夜总会,给富豪们唱歌。

她酒量很好,加上身怀才艺,她不用向其他姐妹一样,要跟客人过夜。

那时候,很艰苦,但有钱挣,她认为值得。

更让她感到安慰的是,表姐白静一直对她照顾有加。

如果下班太晚,白静会亲自驾车来接她。

虽说是表姐妹,她们却亲密的宛如亲姐妹。

直到两年后,白静生日,洛晴天准备好了礼物,兴高采烈的去她家里庆贺。

那一晚,白静众星捧月,宛如来自神坛的女人,不仅如此,她还羞涩 的向众人介绍,她的未婚夫----霍言庭。

霍言庭,霍氏财团的唯一掌舵人,一句话就能轻易摧毁一个庞大的企业。他不仅仅含着金钥匙出身,自身的才能更是秒杀无数所谓的精英人士。

那一眼,洛晴天便深深陷入迷恋无法自拔。她知道自己身份卑微,更加不会去抢表姐的男人。

第4章 白静的死

得白静的庇护,后来霍言庭对她也百般照顾。

洛晴天总是甜甜的喊他姐夫,背地里,又哭的成了泪人。于是,大家都看出来,也开始指指点点,说洛晴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说她试图勾.引姐夫。

洛晴天哪里敢啊,她急着解释,那天晚上,找到了喝醉酒的霍言庭,原来因为风言风语,他跟白静吵架了。

洛晴天陪着他一整夜,只是静静的陪着。

然而,第二天,他们得到白静身亡的消息。

两人赶到的时候,白静浑身光luo',全身伤痕,腹中的孩子也因为被惨无人道的性侵给流产了。

那般美好,高贵的女孩,被十几个流氓在陌生的仓库给轮..奸致死。

洛晴天吓得一句话说不出来,而警方调出了证据,说洛晴天发短信告诉白静,自己被困,于是白静来不及通知任何人,孤身前往,并且惨遭毒杀。

而欺负白静的流氓,都是曾经洛晴天的罪过的人。

洛晴天拼命的否认,她确实路过仓库不远的那条路,但没有发过短信给白静,可全世界都不信,包括霍言庭。

霍言庭当即将把洛晴天的手臂打到骨折,紧接着,刚刚回国的哥哥洛肖泽,被一场大火吞噬,虽然捡回来性命,却双腿残废,喉咙烧毁,一直在医院接受植皮手术的痛苦。

洛晴天的母亲,被活活逼疯了,送进了精神病院,父亲则是一蹶不振,整日赌博,酗酒,找到洛晴天,就是一顿辱骂,毒打,要钱。

然而,这只是深陷炼狱的冰山一角。

她找到霍言庭,拼命要证明自己是无辜的,拼命质问他为什么要报复自己的家人。

霍言庭轻描淡写的说,你死了,多么容易的事,我要你活着,活的生不如死的时候,还不能选择去死!因为你这一辈子活着的理由,就是为白静赎罪。

接下来,霍言庭当了大金主,包下来了她,说如她所愿,当晚就强bao'了她,三年,他只当她是一条发泄兽.欲的母狗。

他身边有各色美人,甚至未婚妻。

洛晴天每天备受身体和精神的折磨,想逃,没有胆,甚至,到最后她变.态的发觉,如果他不来折磨自己,就会无法入睡。

****

景园,是霍言庭安葬白静的宅院,这里本来是他们新婚住的院落。

夜晚,月光将花园笼罩的格外迷人,静谧。

霍言庭就坐在院子里,前方是一块素雅的墓碑,墓碑上印着女人恬静的照片。

他每隔一天,都会来这里守着,因为她生前说过,最怕寂寞。

此时,桌上的电话响起,是张康的。

霍言庭皱眉拿起,“什么事?”

“霍总,洛小姐…….”

“死了吗?”霍言庭不耐烦的说了句。

“没有,九死一生,因为过激的性侵犯,加上流产导致大出血,医生切除了她的子.宫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霍言庭冷漠的挂断电话。

此刻,张康的话,却不自主的在他耳边响起。女人之前苦苦求饶的样子,更是让他火大。

他为什么要感到怜惜?洛晴天就算死一万次都不够。

医院,世界终于恢复安静。

旭日升起,阳光普照,仿佛昨夜的悲痛根本不存在。

洛晴天醒了,却只是睁着一双眼,不说话,也不动一下,仿佛灵魂已经被剥离了。

一旁的洛肖泽,满面痛苦,他的轮椅在床边,颤抖着双手,伸出勺子,试图喂洛晴天吃一口稀饭。

“晴天…….哥,求你。”简短的一句话,却是用尽了气力。

洛晴天仿佛根本听不见外界任何的言语,呆呆的躺在床上,无人知晓,她心底此刻想的是什么。

第5章 失去了子.宫

“晴天,是哥哥没用……哥哥没用……..”洛肖泽悔恨交织,分明是自己被连累了,却只知道心痛妹妹。

他说着说着,就忍不住拿东西砸自己。

洛晴天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情绪,“哥…….我和你逃吧!我不想管了,我真的很累…….爸爸妈妈,我只能对不起他们了………”

“不管你……..做什么决定,我……..都。”洛肖泽一句话根本说不完整,他只能握住女人的手,来代表自己的意思。

“哥……..对不起,是我毁了你,今后,我一定会……..”洛晴天哭着哭着,就扑到了哥哥的怀里。

晴天乖……晴天乖,你还有我。洛肖泽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孩的头发。

经历了这样的变故,她真的可以振作起来吗?

此时,门外,霍言庭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听了多久。

实在是看着这兄妹情深的画面碍眼,他一把扔了手里带来的食物,确切说,他鬼使神差的想要给洛晴天带吃的。

只是因为,她刚刚切除子.宫而已。

“洛晴天,你个贱人!我才一会儿的功夫不在,你就急不可耐的趴到其他男人身上了?”霍言庭忍不住羞辱,他这个视线看去,洛晴天正好趴在洛肖泽的大腿中间。

“霍言庭!你来干什么?”洛肖泽说完,便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不…….”洛晴天看见他,宛如看见了恶魔,如同惊弓之鸟缩回床上,浑身瑟瑟发抖起来。

“给我滚!”霍言庭不由分说的将洛肖泽推了出去。

“霍言庭……你个畜生,不许再欺负她……”洛肖泽身体残废,直接被无情的关到了门外。

“不,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。”洛晴天瞪大眼睛,躲在角落里。

“想带着残废哥哥逃走?不想再赎罪了?谁给你的胆子 ?”霍言庭附身,狠狠捏住女人的下巴。

只听见骨头咯吱的声音。

洛晴天深深的喘.息,“赎罪,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,失去了子.宫……..你还不肯放过我吗?我在你身边?就会痛快吗?要么杀了我,要么放我走!霍言庭,请你也放过你自己。”

“放过你,放过我自己?你说的倒是轻巧,对,才一个孩子,一个子.宫而已!这就两清了吗?我告诉你,别想逃,一辈子都不允许。”霍言庭恶狠狠的将她的衣服一扯。

“你干什么?霍言庭,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洛晴天痛苦的嚎叫。

“不是刚刚跟哥哥火烧火燎的吗?昨天晚上我没有喂饱你?瞧瞧你那骚样子,衣服都不知道穿整齐,是故意勾.引男人的吗?”霍言庭每到悲愤的无法自控的时候,就会想用那种方式惩罚。

哪怕,她刚刚流产。

这样对他来说,还是更加刺激的体验。

门外,是洛肖泽的敲打声,“放过他,你这个禽.兽。”

“不想你哥哥进来观战的话,乖乖的躺下,打开双腿。”霍言庭宛如恶魔的嘴脸。

“不…..”洛晴天哭的颤抖,泣不成声。

霍言庭可不管,直接如同饿狼扑了上去,三两下撕碎了女人的衣服。

顿时,美好洁白的肉体呈现出来。

霍言庭本只是惩罚,此刻双眼沾染了情.欲,她的身体,仿佛一碰就碎,宛如一个娃娃,而腹部那里,还有伤口。

他疯狂的啃噬她的脖子,每一寸皮肤,薄情的唇到了伤口处,反而用力的一压。

“啊。”洛晴天发出痛苦隐忍的哭声。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<

(本小说连载于“海悦小说网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)

目录:

1 1/1
所有评论()

周排行榜

月排行榜

最新入库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花猪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苏ICP备18038057号-1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