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言情 >

官途艳运徐浩飞高艳梅小说章节在线阅读

官途艳运徐浩飞高艳梅小说章节在线阅读

作者:山有水

类型:言情

大小:9.1MB

时间:2018/10/07 17:59:46

内容概述:男主徐浩飞女主高艳梅的小说名叫《官途艳运》,又名艳...

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4014次点击
+

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

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。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!

  • APP阅读小说
  •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
  •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
  •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
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

男主徐浩飞女主高艳梅的小说名叫《官途艳运》,又名艳运红途,是作者山有水写的一本现代官场男频言情小说,讲述了小人物官场摸爬滚打的故事,官途艳运徐浩飞高艳梅小说章节在线阅读。

艳运红途徐浩飞小说by山有水在线阅读

小说简介:一个小小的镇政府秘书,第一天上班就遇见一件倒霉的事情,不幸被领导的小媳妇给盯上了,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

从此之后他却好运连连,在仕途之路上平步青云,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,开启了一段轰轰烈烈的人生红运之途……原因都是因为他强势重生了!

第1章小车班

清晨六点不到,徐浩飞就拎着一个空瘪瘪的黑色公文包,来到高尧镇镇政府的大门口,此刻,太阳还没有升起,天有点麻麻亮,街道上朦朦胧胧的啥也看不清楚。

徐浩飞考上了公务员,是来镇政府报到的,因为是第一天上班,所以心里觉得格外新鲜,就想趁早四处走走,熟悉熟悉环境。

眼前是镇政府花了八千万元,才盖起来的一座十二层新办公大楼,在晨曦之中显得格外高大崔嵬,再回头看看身后镇子上那一排排低矮的平房,比较之后,徐浩飞想到自己就要在这里上班,心里难免有些激动和自豪。

镇政府大院的铁门没有上锁,徐浩飞就猫着腰摸了进去,整个镇政府大院子里面空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

值班室里有个老头,正躺在凳子上呼呼大睡,屋子里酒气熏天,烟雾缭绕,桌子上放着猪头肉等好多下酒菜,还有几个空酒瓶子倒在地上。

徐浩飞绕开值班室,就像是一个小偷一样来到了办公大楼的跟前,伸长脖子贴着玻璃,东张西望地看了一会儿办公大楼里面的陈设,看起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阔气好多。

突然,院子里有一阵异常的响动传进了他的耳朵,而且动静很大,像是有个人在地里干农活一样喘着粗气。

这个声音立刻让徐浩飞竖起双耳警觉起来,上班还有两个小时,反正没事干,他就循着声音,一个人又溜达着来到了办公大楼的后面。

……

大楼后面的院子角落里,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,一片绿树掩映之下,立着几间小平房,有一间小平房的门虚掩着,房门口挂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小车班三个字。

奇怪的声音就是从这个小车班里面发出的。徐浩飞被好奇心驱使,不加思索,一个大步就跨进了这个小车班的门,抬头一看,偌大的一间房子,空荡荡的除了桌子和凳子,里面根本没有人。

这就奇怪了,听着这干活喘气的声音是越来越大,可愣是没有人,徐浩飞沿着声音再仔细一找,突然就发现这房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隐蔽的小套间。

徐浩飞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步就跨进了小套房,可是马上又缩了回来,他惊恐地发现,套间里有一个大长凳子,大长凳子上面,有两堆白花花的东西,就像是涨潮时候的一对贝壳一样,在那个凳子上翻来滚去。

喘气声就是从这两堆肉团这儿传出来的,是一个一脸大胡子的男人正抱着一个小女人躺在那里。

徐浩飞当时就吓得一个哆嗦,他下意识地赶紧往后退了几步,打算逃离,可是走出去没有多远,双脚竟然好像不听主人的使唤了,就像是焊在了地上一般迈不开。

徐浩飞毕竟年轻,好奇心也比较强烈,他虽然走开了,可是还是不甘心,最后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,把头伸进那个小套间,拉长了脖子,想再看一眼。

小套间里面,这一对男女已经结束了激情一刻,刚刚穿好了衣服,那个大胡子意犹未尽,怀里抱着那个娇小玲珑的小少妇,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胡摸乱抓。

小少妇忐忑不安,好像有些害怕,她一边挣扎,一边对那个男人小声说:

“好了,好了,你这个坏家伙,都几点了,快要上班了,要是被人发现了可不得了!你住手啊……”

大胡子急忙腾出一只手来,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,然后对怀里的小女人说道:“才六点半,上个屁班!这些大老爷们,九点钟他们才来上班,你怕个鸟啊?!你看你那个病兮兮的男人,一直到晚把你盯得那么紧,不让你离开医院半步,我好不容易跟你有了一个机会……”

小少妇急忙伸出一个指头,一下子压住这个男人的嘴巴,然后说道:“嘘嘘!嘘嘘!你不要再这样大声说话好不好?这事要是让我们大老张知道了,还不扒了你一层皮!他可是你的上级啊!嘻嘻嘻!”

大胡子嘿嘿一笑,自作聪明地对小少妇说道:“我可不是隔壁老宋,我是镇政府的司机,还不掌握这里每一位大老板的行踪啊?你就放心好了,张镇长这几天感冒,一直在喝板蓝根,今天来不来上班都难说,那个门口值班的也给我灌醉了,所以你不要害怕!”

小少妇说道:“你知道个啥?我老公那里有病,他是在装病,这几天县里面有人来检查财务,事情很多很麻烦,所以他就到处装病!”

“这么说他是真的不来上班了?!那你还害怕个啥?!我还要……”说完,那个大胡子就又开始动手动脚起来。

……

突然,这个小少妇好像是想起了一件啥事情,她懊恼地一把推开赖在他身边的这个男人,然后揪住他的耳朵,小声质问他道:“你说,咱们两个的事情,你们司机班的那个钻山豹他是怎么知道的?!你跟他关系最铁,经常在一起喝酒吃肉的,你说,你是不是给他吹牛皮了,说你跟我那个了,是不是?!快说啊!”

大胡子立刻赌咒发誓地说道:“他给你都说啥了?!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,这个钻山豹就是一个大烂嘴,我根本没有给他说过咱们两个的事情,我要是说了,就遭天打五雷轰!”

小少妇急忙又按住男人的嘴巴,然后娇媚一笑,说道:“你不要发誓了好不好?每一次你都给我赌咒发誓!你们男人动不动就发誓,这个地方风很邪,说不定就应验了。我只是猜的,前天,这个猴崽子居然把我堵在了医院办公室里,对我动手动脚的,还说喜欢死我了!”

大胡子嘿嘿奸笑着说道:“小水,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你上班时不要打扮得太花哨了,这个钻山豹胆子之所以大,都是因为你马小水长得太风骚太漂亮的缘故,知道吗?哈哈哈!”

小少妇听得非常受用,于是就对这个男人娇滴滴地说道:“人家本来就长得好看嘛!要不是我看你长得帅气,像个真正的大老爷们,而且还能帮我摆平一些事情,我才跟你好,要不然我才懒得理你哩!哼!一天围着我转的男人多的去了!”

大胡子一听到这里就突然停下了动作,有些生气地问小少妇道:“唉,小水,我给你说,我们家侄女燕子调动到镇卫生院的事情,你到底办的咋样了?!昨天我大嫂还在哭着在问我这个事情,说人家计生办冬梅的妈妈,已经给她的女儿冬梅早就办好了!可是你……”

小少妇咯咯咯地逗着男人说道:“这个事情要我们院长点头才行,我是做不了主的,不过,不过,事情办得快不快,结果怎么样,就要看你毛大牛待我老娘我忠心不忠心了,哈哈哈!”

大胡子坏笑着挠小少妇的咯吱窝,嘴里说道:“好啊!原来你是在吊我胃口,你这个坏女人,看我下次不把你吃了!”

……

谁的眼泪在飞?是不是流星的眼泪……

徐浩飞正看得出神,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猛地打破了沉寂,我靠!徐浩飞一看是自己的手机响了,他急忙去裤兜里拿手机。

小少妇一听隔墙有耳,急忙一把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,胡乱梳理梳理自己凌乱的头发,涨红了面孔,然后急急火火地冲出了小套间。

徐浩飞没有来得及跑,就跟迎面冲出来的小少妇撞了一个满怀,小少妇吓得连连尖叫,她急忙一把推开徐浩飞,这才发现面前是一个不知所措、呆头呆脑的小伙子尴尬地站在那里。

小少妇慌忙大声问道:“你是谁啊?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?!你在偷听我们说话,是不是?!”

大胡子也从小套间里面气势汹汹地跑了出来,徐浩飞一看大事不妙,就转身从房子里面飞身而出,然后一溜烟就跑没影子了,公文包都掉在了屋子里面。

第2章又遇倒霉事

徐浩飞心里非常紧张,于是一路小跑,就跑出了镇政府的大铁门,来到了镇子上,镇子上的人都起得迟,满大街还是没有一个人,集市上到处丢满了蔬菜叶子和瓜果皮,脏兮兮的。

他不敢再回去,怕会惹上啥麻烦,所以一个人就在空空如也的集市上溜达,现在虽然是初秋时节,外面也没有吹风,可是乡镇上不比大城市里暖和,他出门时又穿的少,不一会儿就冻得够呛。

他慌忙一头钻到一个电话亭子里面,这才掏出手机,一看刚才的那个诡异电话,竟然是老爸打过来的,他于是就回了过去,电话那头是老爸兴奋异常地声音:“小浩,你在那里,怎么刚才不接电话啊?!报到了没有?!第一天上班,可要好好表现啊!听说你上班了,你那个老丈人,他一大早就提着好多东西,来我们家里贺喜来了,哈哈哈!”

徐浩飞吱吱呜呜,好不容易才打发走了老爸,挂掉电话,赶紧裹着衣服搓着手,勉强熬到了八点左右,一看集市上已经是人头攒动了,他这才又来到了镇政府。

镇政府大门口已经很热闹了,上班的人都匆匆忙忙地往办大楼里走去,徐浩飞也跟着走了进去,隔着值班室的窗子一看,吓!里面正坐着被自己撞见的那个大胡子,所以他不敢朝值班室里面再看,就想偷偷溜进去。

值班大爷突然跑了出来,指着徐浩飞说道:“唉唉唉,你站住!你小子是干嘛来的,办事有你来得这么早的吗?!别走,别走,你进来,我正要问你话哩。”

徐浩飞不敢违抗,就乖乖地走进了值班室,用眼角一瞥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大胡子,大胡子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徐浩飞看着这个家伙的一脸横肉,心里有些害怕。

值班老汉满嘴酒气,一张口就像是审问贼一样审问徐浩飞道:“你是干啥的?!来得这样早,你不知道登记啊?!你以为这个地方是菜市场啊!想进就进!我实话告诉你,这个地方是镇政府,办事出入都是要登记的,懂吗?!”

徐浩飞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我不是来办事的,我是来报到的,这是第一天上班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值班老汉一听就吃了一惊,急忙说道:“你是新来的,我怎么没有听说,那我问你,你叫啥名字?”

“徐浩飞。”

值班老汉戴上老花镜,哆哆嗦嗦拿出一个笔记本,在一张纸上面查了好一会儿,这才指着一行字说道:“哎呀,对对对!你看我这个糊涂,今天是星期一,镇长通知了,说有几个大学生来咱们这里报到上班的,别急,让我看一看,啊哦,是有一个叫徐浩飞的。”

值班老汉合上笔记本,急忙一挥手,对徐浩飞说道:“既然是来报到的,那你还站着干嘛,二楼人事部,去找高艳梅,在她那里报到,赶紧去啊!”

周星浩刚要离开,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大胡子,却突然冲着徐浩飞招了招手,然后冷冰冰地对他说道:“小毛孩,过来!你是新来上班的吗?!我来问你,你是那里人啊?!”

徐浩飞不过去,只是低头说道:“北方的。”

“北方市来的,好好好,跟我还是老乡呢,那我可要好好地照顾照顾你!你可知道,这个新来上班的有啥规矩吗?!”

徐浩飞知道,自己撞破了他的好事,所以这个家伙大概要给自己找麻烦,是不是要找茬打架啊?所以他就小声说道:“啥规矩啊?我怎么知道!”

大胡子突然立起身子,几步走了过来,徐浩飞抬头一看,我靠!这个家伙至少有一米八几的个头,长得就跟一头黑熊差不多,打架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大胡子坏笑着伸出一只手,一把捏住徐浩飞的肩膀,这个家伙手上力气可真大,直捏得徐浩飞龇牙咧嘴的喊起疼来。

徐浩飞初来乍到,不敢反抗,大胡子也有分寸,只是小小地惩罚了徐浩飞一下,就很快放开了手,然后阴笑着说道:“嘿嘿嘿,新来的要懂点规矩,要老实点!知道不知道?!这儿是镇政府,不比你们学校,说话要注意着一些,不要乱讲话,更不要捕风捉影,明白吗?!没事了,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!去吧!”

……

徐浩飞如获重释,他赶紧从值班室里面跑了出来,一口气就来到了办公大楼的二楼,他一看人事部办公室的门开着,就探头探脑地往里面张望。

一个五官长得十分精致,模样子有些冷艳动人的娇小女孩子,正坐在靠窗口的一张办公桌上。

这个女孩子一边照镜子,一边描眉画脸,同时还斜着眼睛,不时偷看着藏在桌子下面的手机视频。

周星浩不敢说话,只是小心翼翼地蹭了进去,然后坐在了门口的一张凳子上,就等着这个漂亮女孩子忙完了,再问她在那里报到。

女孩子一个人看得津津有味,根本没有发现徐浩飞进去,看到精彩之处,她突然停下了描眉画脸了的动作,然后勾着小蛮腰,两只眼睛几乎要凑到了手机屏幕上面去了。

一阵不入耳的声音突然传来,搞得徐浩飞心里也很好奇,以为是英超联赛,于是就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,站在女孩子的身后,伸长脖子看了下去。

好奇心害死猫,徐浩飞伸长脖子一看,只见视频画面正在上演着日本男女激情大戏,女孩子只是目不转睛盯住了手机屏幕死看,对周围的一切似乎已经浑然不觉。

……

徐浩飞心里大吃一惊,感觉自己又撞到了人家小姑娘的隐私,于是赶紧缩回了脑袋,想要转身离开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女孩子感觉身后有人,猛地回过头来,立刻羞得满脸通红,急忙抬手去遮挡手机屏幕,不成想一时间慌里慌张,竟然把手机给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周星浩一看自己又惹事了,急忙退后,连连摆手,装作啥也没看见,还有些转移话题地问女孩子道:

“你好,请问您是高艳梅女士吗?我是新来报到的!”

女孩子从地上捡起手机,看着破碎的手机屏幕,脸色很是难看,可是她又不好发作,只好又气又恨地瞪了徐浩飞一眼,然后拿起了一包零食,一个人吧唧吧唧,装作若无其事地独自吃了起来。

徐浩飞搞得很是狼狈,心里觉得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,第一天上班就像是中了邪一样,怎么尽遇到这样的一些倒霉事。

徐浩飞心里感觉别别扭扭的,独自坐了一会儿,终于又忍不住,小声问了一句:“你好!请问高艳梅女士在不在?!”

女孩子突然红颜大怒,啪得一声把那一包零食拍碎在了办公桌上面,然后大声对徐浩飞吼道:“你没有看见我在吃早餐吗?!这才几点?!你急啥急?等一会我给你办好不好?!那有你这样来办事的!大清早就喊喊喊!进门也不说一声!乡巴佬!”

徐浩飞碰了一鼻子灰,低头一看表,才八点过一刻,的确是没有到上班的时间,所以他不敢再说话,只好等着这个小姑娘吃完了早餐再说。

女孩子磨磨蹭蹭地吃完了早餐,然后又慢悠悠地喝了几口饮料,这才回头对徐浩飞冷冰冰地说道:“材料拿过来!”

徐浩飞一听就急忙问道:“啥材料啊?!”

女孩子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一口气说道:“你是来报到的,你问我我问谁去?!身份证,户口本,学历证书,县上开具的入职证明,你自己报到,难道连这些都不知道?!”

徐浩飞一听就惊出了一头冷汗,他这才想起来了,自己的公文包丢在了那个小车班里面了,我靠!坏事了,自己的家当可全在里面呢?

徐浩飞急忙回转身,刚要一溜烟就跑出了人事部,去找自己的公文包,门口就突然进来了一个女人,她手里拎着的正是徐浩飞的那个黑色公文包。

第3章两个女人

真是冤家路窄,这个女人正是被徐浩飞一大早撞见的那个小少妇,徐浩飞吓得当场就愣在了那里,张大了嘴巴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小少妇好像没事人一般,笑着地对徐浩飞说道:“嘻嘻嘻!你这个小伙子真是奇怪?跑得比兔子还要快,自己的包包都给丢在了地下,要不是我给你捡上,你可就麻烦大了!给你!这个事情你日后可要好好地感谢感谢你马小水大姐姐啊?!咯咯咯!”

徐浩飞脸面涨得通红,他急忙从小少妇手里接过自己的公文包,嘴里连连道谢,好像是自己干了那事给人发现了一样。

小少妇瞅着徐浩飞的傻样子,心中不觉突生好感,于是噗嗤一笑,说道:“哎吆,这小伙子长得可是帅啊,只是一天到晚糊里糊涂的不记事,到处乱跑,到时候可不要把自己的心都给跑丢了!”

徐浩飞这时才敢偷偷瞄了一眼这个小少妇的相貌,镂空高跟鞋露出十个红指甲,一身花裙子怎么也包裹不住那个水蛇腰,细长雪白的脖颈,给人一副妖里妖气的味道,心里也不由怦然一动,心想:这个小地方居然也有这样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!

小少妇一看徐浩飞正在看自己,眼角立刻变得含情脉脉,朝着徐浩飞微微一笑,飞出一个不易觉察的媚眼,然后就扭动着屁股打算离开了。

徐浩飞当场就像是被电击了一下一般,呆呆地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。

徐浩飞傻愣愣地站在人事部,心里还想着大胡子和马小水的那激情一幕,内心不免被撩拨地有些波澜起伏,突然恍恍惚惚中就听见一个声音大声说道:“唉,你傻了啊你?!你到底办不办了?!真是的!没见过老女人啊?!真是一个土包子,乡巴佬,不知礼貌!”

小少妇本来是要出门,一听这个女孩子嘴巴里说话含沙射影的,就立刻又蹦了进来,柳眉倒竖着,质问道:“哎呀,你这个小蹄子,是不是来劲了?我平时觉得你小,所以老是让着你,可是你最近是蹬鼻子上脸了,你骂谁是土豹子?!”

那个女孩子也不干示弱,站起来大声说道:“我说他是土豹子,怎么啦?!他进门都不知道敲门,不是乡里来的乡巴佬是什么?不懂礼貌,我都懒得理你们!”

小少妇气得一拍桌子,对这个女孩子高声道:“高艳梅,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啊!我实话告诉你,这个小伙子他是我的朋友,你可不能骂他,你骂他等于就是骂我,知道吗?!”

高艳梅也说道:“哎吆,我就知道大姐你在这个镇子上红的很,朋友遍天下,我真是由衷的佩服你这位花大姐了,怎么,人家刚一来,就给你缠上了?!”

小少妇并不生气,而是故意转过身来,扭着屁股走过来,突然扶住徐浩飞的肩膀,拉住徐浩飞的手,几乎要扑倒在徐浩飞的怀里了,然后娇滴滴地对女孩子说道:“怎嘛啦?他就是我的朋友,而且关系很不错的,你是不是看着不顺眼?!你看我们不顺眼,我看你才不顺眼呢!整天缠着我们的徐院长,人家可是有家有室的,你自己不觉得害臊啊?没出息的小妮子!”

女孩子被小少妇给说得羞愧难当,于是也说道:“我缠着你们医院徐院长,你可好,一天到晚往小车班跑,穿得花里胡哨的,就像是一个狐狸精一样!”

小少妇把手往徐浩飞腰里一搭,故意气那个女孩子道:“我哪里像你,一天到晚只知道缠着一个老医生,打扮也不会打扮,老是穿得土里土气的,你才是乡下来的土豹子呢!哼!”

……

这两个女人唇枪舌剑,一番嘴战,女孩子到底还是不行,最后败下阵来,在一旁哭哭啼啼地一声不吭了。

徐浩飞初来乍到,不敢掺乎她们之间的事情,于是慌慌张张就想逃跑,小少妇一看,急忙追了出来,在楼道里就对徐浩飞大声道:“徐浩飞,你不要跑!你不要害怕她,有你大姐我马小水在这里,你尽管办你的事情好了,她要是再敢为难你,哼!你看我怎么揭她的老底!不要脸的东西!哼!”

说完,这个小少妇就扭着屁股,摇摆着水蛇腰,咔哒咔哒地踩着高跟鞋,傲慢地离开了人事部,消失在楼道里面了。

徐浩飞一听,这才回过神来,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办呢!他急忙又回来,把资料和报到证明函等等都给递给了那个女孩子,女孩子一直哭哭啼啼,他也不便安慰。

……

不过这一回女孩子倒是再没有为难徐浩飞,只是扫了一眼那一叠资料,最后嘴里突然就蹦出几个字:“去镇长办公室报到!”

徐浩飞没有听清,就问这个女孩子道:“啥?你说去那里报到?!给我分配的是啥工作啊?麻烦你再说一遍,我没有听清楚,真的!”

女孩子皱着眉头,一脸厌烦的样子,说道:“我给你说——到镇长办公室——报到!你没有听清楚啊?!你这人有病啊?真是气死我了!大清早就害得我生了一肚子气,真是倒霉透顶了!我再也不想见到你!”

女孩子竖着眼睛,怒目而视徐浩飞,徐浩飞吓了一跳,心想这么楚楚动人的一个女孩子,脾气可是真不小啊。

徐浩飞刚走到过道里,就听那个女孩子在后面喊道:“徐浩飞,你给我回来,回来!”

徐浩飞急忙又折了回来,那个女孩子红着脸,吞吞吐吐地对他说道:

“你是新来的,前面看见的那个事情,你可千万不敢跟别人乱说啊!知道吗?!”

徐浩飞故意装作啥也不知道,连连摆手,嘴里忙不迭地说道:“没有啊,没有啊,我啥也没有看见!”

女孩子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又问徐浩飞道:“徐浩飞,你怎么一来就跟这个女人认识了?她可不是一个啥好女人,你们大学生现在也学坏了,一来就沾花惹草的!”

徐浩飞急忙辩解道:“没有,没有,你千万不要误会!我跟她不认识,只是,只是大清早在小车班……唉,我也是倒霉啊,头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,你说倒霉不倒霉?!”

女孩子瞪大眼睛,问道:“大清早怎么啦?你快说啊!”

徐浩飞差点就把小少妇的事情给说了出去,但是他急忙闭嘴,死死地忍住没有说,只是说道:“没啥,没啥,我只是大清早才遇见她的,不认识,不认识!”

女孩子一看徐浩飞心里肯定是有秘密,可是又不敢说,就嘱咐他说道:“你是新来的,这个女人名声不好,你最好不要跟她掺和,也不要相信她的话,明白吗?!好了,那你去吧!”

……

第4章老镇长

徐浩飞出了人事部,满楼道里四处乱找,好不容易在四楼的一个把头找到了一间镇长办公室,他刚要进去,就听见里面有个人高声朗诵着: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弗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……”

徐浩飞敲门进去,张镇长正背着手,在地上走来走去地读着古诗词,他一看徐浩飞进去了,就急忙乐呵呵地对这个新来的大学生说道:“哎呀,你可来了,我正在等你哩,你就叫徐浩飞是不是?”

徐浩飞点点头,不敢多说话,镇长一看这个孩子是一个老实腼腆的农村娃娃,心里也比较满意,就让徐浩飞坐下,然后说道:“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,给我当秘书,替我写写稿子,整理整理文件,你觉得这样好不好啊?!”

徐浩飞一看这个张镇长得慈眉善目,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,说话也平易近人,心里也格外高兴,就急忙说好。

镇长又关心地问道:“家住在那里啊?有没有啥爱好之类的?说出来听听!”

徐浩飞红着脸,小声说道:“暂时住在镇子上亲戚家里,平常也没有啥爱好,就是喜欢看看诗词,下下棋啥的,打打篮球,还有,平时爱写几笔毛笔字,一直在临摹王羲之的兰亭阁序,其它就再也没有啥爱好了!”

张镇长一听,突然双眼放光,急忙说道:“你书法写的好吗?!哎呀,我也在一直在临摹王羲之的兰亭阁序,而且还喜欢诗词,好好好!真是知音难觅,知音难觅啊!跟我爱好几乎一样,太好了,以后我们有空就好好切磋切磋书法技艺,好不好?!”

徐浩飞刚要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,冷不防就看见从办公室里面的一间小房子里,滴溜溜转出来一个花哨女人,笑眯眯地对镇长说道:“这下子可好了,你终于有了一个笔友了,反正你一天到晚跟我说不来,就知道忙你的那些破事情,下班就去练习毛笔字!”

徐浩飞偷眼一看,不由惊得目瞪口呆,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少妇吗?!她怎么会在镇长办公室里面啊?难道她认识镇长?我靠!我怎么这样倒霉啊?!

张镇长一看徐浩飞吃惊的眼神,就不无骄傲地对徐浩飞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我的贱内马小水,不怕你笑话,她没事干,一天老是往我们镇政府跑,哈哈哈,希望你们不要见笑啊,哈哈哈!”

徐浩飞结结巴巴地对老镇长说道:“这,这,这是您的爱人?!我还以为是您的……”

老镇长刚要说话,这个马小水就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她走到徐浩飞的跟前,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沙发扶手上,翘起两条雪白的大腿,然后对徐浩飞说道:“你以为我是他的姑娘啊?是不是?!见过我们两口子的都这样说。我实话告诉你,他的第一个老婆跟他劳燕双飞,我是他的第二房,你现在明白了吗?”

张镇长听着心里很是不高兴,觉得这个马小水怎么能给别人说这个话呢?家丑不可外扬吗?真是欠收拾了!

徐浩飞心里也是挺别扭,他觉得自己第一天上班可是真够倒霉的了,居然把镇长老婆的这些花花事情给碰到了,自己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?!

马小水一看这个徐浩飞人长得很帅气,有点像刘德华,就是胆子小点,估计他是不敢把自己跟那个司机的事情给说出去,所以她的胆子倒是大了起来,故意挨到徐浩飞身边,软绵绵地说道:“小徐,你人长得挺帅的嘛,有没有对象啊?在大学里面谈没谈过恋爱啊?今年多大了?要不要大姐我给你介绍一个漂亮姑娘?!”

老镇长斜着眼睛一看,心里就特别不舒服,慢悠悠地说道:“小水,你就不要在这里胡闹了好不好?赶紧去医院上班去!你看都几点了?你在这里是干扰了我的工作,知道吗?!”

马小水生气地撅着嘴巴说道:“作为一个领导,这些事情其实都应该是你关心的,人家是你的秘书,你看你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我这叫关怀,懂不懂?!”

老镇长对这个娇妻实在是没有办法,只好说道:“好好好,你是一个好老婆,那你赶紧去上班吧,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好不好?赶紧走吧!”

马小水一看自己要被赶走,就急忙来到徐浩飞的跟前,对张镇长说道:“这个周末,咱们家里包饺子,你难道不请人家小徐到咱们家里坐一坐?你们两个也正好切磋切磋书法!”

老镇长心里虽然不乐意,可是嘴里也只能说道:“好好好,小徐,那就周末吧,你来我们家里做客好不好?咱们两个好好做做诗词,下下棋,练练书法,怎么样?!”

徐浩飞知道,这个马小水是害怕把她的事情给抖落出去,所以趁机巴结巴结他,自己可不要上她的当,于是徐浩飞赶紧推辞道:“哎呀,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周末还有事,就不敢打扰了,以后再去,以后再去!谢谢,谢谢!”

可是,那个马小水竟然撅起了嘴巴,抱怨起自己的老公来了:“你看你一脸严肃,把人家小徐都给吓住了,人家都不愿意来到我们家了,你这个人可真是讨厌极了!”

张镇长刚要说话,里面办公室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张镇长害怕是县上又来检查财务,就赶紧跑去接电话了。

徐浩飞这才喘了一口气,刚要起身,欣赏欣赏张镇长办公室里面养的那几只绿油油的大乌龟,就突然感觉一阵暗香袭来,那个马小水居然一把把他拉到了屏风后面。

徐浩飞吓得心脏突突直跳,急忙想要跑开,马小水一把扯住他的胳膊,低声说道:“告诉我,你早上在那里看见什么了?!”

徐浩飞吱吱呜呜,不敢说话,最后只好说啥也没有看见,马小水突然咯咯咯一笑,对徐浩飞放肆地说道:“量你看见了你也不敢乱说,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胆小鬼,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,有贼心没贼胆,哼!”

徐浩飞急忙辩解道:“马姐,我真的啥也没有看见,真的!不信……”

马小水突然靠近徐浩飞,猛地给了徐浩飞一个香吻,徐浩飞立刻吓得魂飞魂散,差点晕倒在地,脑子里嗡嗡直响,耳朵边就听见马小水小声说道:“马姐我第一眼看你,就知道你是一个老实人,以后你只要不把我的事情给说出去,我会好好照顾好你的,明白吗?!”

张镇长接完电话,出来一看两个人都没有了,心里很是不舒服,立刻大声喊道:“小水,小水,小徐,小徐,你们到那里去了?!”

马小水一听,急忙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,贴在老公的身上,撒着娇,笑嘻嘻地对张镇长说道:“哎呀,你这么快就接完电话了啊?你看你这个新来的秘书真是可笑,他竟然喜欢你养的乌龟,爬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,你们两个可真是志同道合的一对啊!”

徐浩飞一听,慌忙走到窗口的那一口大鱼缸跟前,装做欣赏起了那里面的几只绿毛大乌龟起来。

第5章英雄救美

第一天上班接连遭遇好多尴尬事,徐浩飞好不容易挨到晚上下班,回到了镇子上亲戚家里,吃了一碗岐山臊子面,跟他们聊天也聊不来,一个人闲得无聊,就来到镇子边的一条小河那里散步。

村里人休息的早,才是七点多钟,河边就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徐浩飞看着小河两岸秀丽的田园风景,心情顿时好了许多。

他就一个人沿着这个河岸一直溜达,一路上没有人,除了小鸟鸣叫,河堤上到处都是静悄悄的。

在一个拐弯处,他突然看见,在河堤上的一棵垂柳下面,有一个文文静静的姑娘独自坐在那里,手里拿着一本书,好像是在学习。

可是,就在距离这个小姑娘不远处的河边,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,不怀好意地探头探脑地在远处张望着她!

徐浩飞一看,就觉得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一个啥好东西,所以他没有声张,而是悄悄地俯下身子,埋伏在了河堤背后,看看那个人要干啥。

那个男人鬼鬼祟祟地上了河堤,一看四周没有人,就蹑手蹑脚地凑到了那个小姑娘的身后,冷不丁就蹦了出去,用手猛地捂住小姑娘的双眼。

小姑娘不但没有害怕,而且也没有喊叫,只是咯咯咯地笑着说道:“哎呀,是徐高天吗?我知道是你!你放开我吧,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?你真是坏死了,你要吓死我啊!”

男人嘿嘿一笑,然后奸笑着说道:“你这个小妞,一个人在这里等情人呢?是不是?!我可不是你的徐大哥,我是你的小花猫,哈哈哈!”

小姑娘一听,立刻吓得魂飞魂散,她急忙从男人的一双大手里面拼命挣脱出来,回头一看,连连尖叫道:“怎么是你!你这个老流氓!你放开我,你给我滚开!要不然我就要喊救命了!”

男人逼近一步,嘿嘿冷笑着说道:“你这个小骚货!你就再别装了好不好?你跟那个徐院长经常在河边约会,我早就发现了,我已经在这里埋伏了好长时间,所以今天你就依了我吧,要不然我就把你见不得人的那些事情都给抖落出去,让你在镇子上混不下去!”

说完,那个男人直接扑了上去,一把抱住小姑娘,双手就开始要扒她的衣服了,小姑娘吓得要死要活,就是不敢高喊救命。

徐浩飞一看勃然大怒,他从河堤后面蹦了出来,急忙跑过去,使劲踢了那个家伙屁股几脚,然后断喝一声道:“住手!你这个老流氓,光天化日之下,你也忒大胆了吧,赶紧放开这位姑娘,不然我就报警了!”

那个男人一看不好,急忙扔下小姑娘,回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徐浩飞,摸着屁股一溜烟就跑没影子了。

……

小姑娘吓得哆哆嗦嗦,只是埋头哭喊,徐浩飞走了过去,想要安慰安慰这个受惊的小姑娘,可是他来到跟前仔细一看,我靠!真是冤家路窄,这不是早上自己遇到的人事部的那个高傲女孩子嘛!

徐浩飞一看不行,自己还是赶紧闪吧,免得又被她怀疑是跟踪她了,徐浩飞刚要转身离开,就看见这个女孩子突然把头一抬,大眼睛一睁,尖叫着喊道:“徐浩飞,你给我回来!”

徐浩飞心想坏了,这个冷艳厉害的小姑娘是不是又要给自己找麻烦了,自己虽然救了她,可是最好小心点,这个镇子上的水是很不浅啦,所以他就冷冰冰地回头说道:“没事没事,那个坏蛋已经跑了,你就不要害怕了,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赶紧回家吧,一个女孩子晚上出来不安全!你要是没有事情,我可就回去了!”

高艳梅突然摸着眼泪怒道:“徐浩飞,你也太那个了吗?!我差点被人害死,你居然要扔下我一个人离开,你也是太狠心了吧!”

徐浩飞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他都吓跑了,那你还要怎么样?要不行我就打个电话报警好不好?让警察来处理这个事情吧!”

高艳梅赶紧喊道:“你千万别报警,这样不好,这个流氓我认识,他就是我们镇政府小车班的一个临时工,叫岳小豹,外号钻山豹!”

徐浩飞一听就怒火万丈,大声说道:“镇政府临时工,怎么又是临时工?!不过他岳小豹也是太有些胆子大了吧?!简直就是一个人渣嘛,不行,我得报警,让警察把他给抓了,然后关进监狱里面去!”

高艳梅急忙说道:“唉,我看算了吧,都是一个单位的,这样不好,反正他又没有把我怎么样,我看就不要报警了吧!”

徐浩飞一脸疑惑,一下子把不住自己的嘴巴,突然说道:“哎呀,我感觉你是不是有把柄抓在人家手里啊?他这样欺负你,你居然不敢报警,真是不可理喻!难道你真的跟那个啥院长有关系?!”

高艳梅一听就尖叫道:“徐浩飞,你胡说八道!你这是要气死我吗?!我刚刚给人家欺负,你还说这样的话,我告诉你,我可是清白的,我跟谁都没有那个关系!”

徐浩飞也觉得自己说话太不注意,就急忙道歉道:“啊呀,你看我这张嘴,该死,该死!又惹你生气了,对不起啊,要不我先走了,不过你自己要小心啊!”

徐浩飞转身就要撤退,高艳梅突然喊道:“哎吆,疼死我了,徐浩飞,你不要走!你过来看一看,刚才那个老流氓是不是把我的脚给弄伤了,疼死我了!哎吆哎吆!”

徐浩飞急忙又退了回来,可是他是一个大小伙子,也不方便看人家小姑娘的脚嘛,犹犹豫豫的时候,就听这个高艳梅说道:“徐浩飞,你是一个傻子是不是?我的脚疼死了,你赶紧给我看一看,看伤到那里了,你还站着干嘛!”

徐浩飞只好弯下腰去,脱下高艳梅的鞋子,不好意思抓住人家小姑娘的一只小巧玲珑的脚,左右看了半天,这才说道:“没有啊,你的脚好好的,没有伤口啊?!”

高艳梅故意又喊道:“哎吆,哎吆,疼死我了,那你看一看,是不是我的腰上有伤啊?你赶紧给人家看看吧,我都疼死了!”

徐浩飞没有办法,就又揭开这个小女孩的衣服,想要看看,突然就觉得有一股奶香扑鼻而来,他急忙后退。

原来是高艳梅刚才受到了惊吓,双腿无力,浑身软绵绵的,所以只好往徐浩飞身上一靠,嘴里只是说道:“哎吆,哎吆,疼死我了,我不能走路了,要不徐浩飞你就背着我回去吧,我实在是走不动路了!”

徐浩飞没有办法,只好背着高艳梅,一路上从河堤上走了回去,心里忐忐忑忑的不敢回头看人家姑娘。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<

(本小说连载于“掌中云小说网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)

目录:

1 1/1
所有评论()

周排行榜

月排行榜

最新入库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花猪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苏ICP备18038057号-1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