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言情 >

温柔的慧姐又名青春不打折王飞小说章节在线阅读

温柔的慧姐又名青春不打折王飞小说章节在线阅读

作者:艾璐

类型:言情

大小:14.2MB

时间:2018/10/13 17:50:39

内容概述:男主王飞女主慧姐的小说名叫《温柔的慧姐》,又名《青...

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3121次点击
+

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

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。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!

  • APP阅读小说
  •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
  •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
  •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
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

男主王飞女主慧姐的小说名叫《温柔的慧姐》,又名《青春不打折》,是作者艾璐写的一本都市男频情欲言情小说,讲述了孤儿王飞和美丽慧姐的故事,温柔的慧姐又名青春不打折王飞小说章节在线阅读。

青春不打折慧姐小说by艾璐在线阅读

第一章 慧姐

我出身孤儿院,低人一等,但是,我在青春期,和全国的光棍一样,需求大.

屌丝们天天饥渴,但女人这事对我来说却一点都不难.

因为身边有慧姐的照顾,我从来不担心以后没老婆.

也因为她,即使在白石孤儿院的日子很清苦,但对我来说,每天都是甜甜的.

当然,我也有点担心,有时候她太主动,我却闷骚过度,闹出不少的尴尬.

这不,今天慧姐居然提出要我帮她洗澡的好事!

闷骚的我哪敢和她多看几眼,放好热水之后,准备转身出去安静等着.

不想,在我快走出洗手间的时候,丰满迷人的慧姐贴到后背,飘过来一句酥死人不偿命的曼妙声音:"飞,给姐拿个罩罩过来吧!"什么?罩罩……一听这话,本就和她关系密切、形影不离的我,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口水,感受到后背的挺拔,心底里荡漾开一阵涟漪.

在白石孤儿院,我们是彼此关系最好的一对.

但也从来没有这样旖旎的时刻.

这让我顿时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.

"怎么?怕姐姐占你便宜,不肯帮忙?"见我迟迟不动,慧姐开了一句玩笑话,她的笑容,温暖了整个屋子都有余,也让我差点完全沉浸在这样的美色中.

尴尬的我赶紧解释:"怎么会?其实,是怕我自己忍不住,会让姐你不好……""扑哧!你才多大啊,能让姐不好?""姐,我不小了.真的,你不信量量看!"我有些不服气地打算和她比身高.

但慧姐笑眯眯的目光,却始终盯着另外一个特别的地方,越看越赞叹:"嗯嗯,是不小了,我家王飞越来越有男子汉的气概了.啧啧,以后谁当你的女朋友可算是幸福死了……""咳咳,姐,我还是给你找那个啥吧."被她看了半天的我,脸上更加烧红,生怕大胆的她再有别的举动.

到了隔壁屋子,小心翼翼地取了慧姐最喜欢的淡紫色罩罩,送到她手上之后,我赶紧快步躲开.

身后传来慧姐一声幽幽的叹息:"你呀你,该前进的时候不前进,不该退缩的时候却退缩……"如今快十五的我,并不是不懂她话外的意思,她很愿意开放给我的.

但就是借我一百个胆,也不敢在她脱光了的时候走进去,更别说做那些羞羞的事情.

即使她并不反对.

即使那些事情我经常梦里幻想无数次.

但我会极力阻止自己.

当然,实际上去年这时候我曾趁慧姐午觉时,偷摸过她的双峰半次.

为什么是半次?

因为我刚伸出手触碰到一下,就看到慧姐似乎睁眼,吓得赶紧缩手.

但自此以后,我不但对她更加敬畏,胆子也变得更小,更加不敢乱来.

不是因为别的,只因为心中的她地位更高了.

只想着这辈子用最大的婚礼娶她成为我的女人!

不过,我自己也知道,这个梦想其实特别可笑.

不说别的,单说我在这里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哪家好人家带我出去,给我好的生活和教育,让我成材,反而经常被其他人欺负得不成人样.

至于等我有成就,再回来迎娶最迷恋的慧姐,这更加是一个可笑的笑话了.

试问,这个世界上哪家婚庆公司,愿意免费帮我这样一个文化课倒数、劳动课不及格、也不懂得和别人打好关系的木头人?

不错.

木头人,正是我在白石孤儿院这么多年以来,被称呼最多的一个外号.

第一次听到,多少让人不舒服.

但是一旦听久了,我似乎也麻木许多,不怎么觉得刺耳或者愤怒.

毕竟,相比起来,能够减少慧姐帮我出头、减少她被打伤的次数,哪怕是要我当狗当牛,洗完所有的碗、擦完所有的地,都甘愿.

何况不过是被人嘲笑,也没有打一下子的肉疼,算得了什么?

可实际上却是相反.

这些年来,每当有人欺负我的事情发生,我自己懦弱胆怯地缩着不敢反抗,但每次却都会被慧姐消瘦的身躯及时赶到,不管是不是对手,她都咬牙替我清理现场.

最后,那些人要么打累,要么被她的倔强和胆气吓走.

而最终,慧姐不但没有怪我,反而都会拉我回去好好洗干净.只是在看我毫无血性的时候,忍不住一声声的叹息.

"王飞,你将来注定成为大男人,男子汉的,下次一定不能这么了,知道吗?"听着慧姐的苦口婆心,我嘴上回答很好,但到了下一次,依然不敢出头,非得熊样得再次连累她.

这种情况,直到那次她都被欺负得不成样,才算有了第一次改变.

所谓的第一次改变,就是三个月之前那次.

听说很快就要有有钱人来这里,说是选一些品质不错的孤儿回去培养,高兴又期待的我和慧姐,为了被幸运带走,连夜复习许多的日常礼仪,还各自学了一首取悦人的口技.

但最终,却被另外的人联合陷害,让我们前一晚上吃了巴豆,肚子不舒服,以至于根本没有去的了第二天的选拔现场.

而入选的孩子被带走后,他留下来的跟班们,更是炫耀嚣张地到我们床前故意说出真相,想要更加刺激的效果.

换了以前的话,我是打死都不敢吭声的.

但那次,看到慧姐眼中失落到绝望的目光,不知道怎么地,心中的极度愤怒让我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强大的勇气.

在那些杂碎跳舞唱歌的时候,我悄悄提起一个尿壶,趁着其中的老大不注意,到他身后猛地盖了下去.

一壶的黄尿水,当场泼得那个家伙满脸惊骇,浑身恶臭不说,当天晚上还被巡查的孤儿院院长当众罚跪了一小时.

这事之后,虽然我很快被报复,在某个墙角被毒打,但想想那时候的勇气,想想那家伙的狼狈,心里的骄傲至今都没有散去.

而最让我开心和有成就感的是,自从那次之后,这些杂碎看我的目光带了一些敬畏,慧姐更经常鼓励我,夸奖我将来一定有出息.

伴随着鼓励夸奖的也有实际福利,就是她会定期帮我洗澡.

直到现在我已经十五岁是个半大男人了.

"飞,你在干嘛呢?姐洗完了,该你了.听话哦,最近你又熬夜看书,是得加强一些按摩了."屋内传来慧姐迷人的嗓音.

回忆半天的我醒了过来,想到被她按摩的舒服,欢快地走进去.

但看到慧姐居然只是穿了一条半透明的纱裙,惊得赶紧又撤步回去.

"你怕我吃了你?快点啊,水很快就冷了!"

"噢,好吧,我来了.不过,你记住,不可以刚才那种,我说过的,没有到我功成名就那天,没有到我有很多钱娶你的时候,我们都要忍住.""好,忍住,忍住啊.你呀,人小鬼大,这样的誓言不能随便说的.说不定,将来哪个女孩更让你喜欢,你会忘了慧姐的."说到这话时,慧姐语气一沉.

我听出她话中的不对劲,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,赶紧问:"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,你是我这辈子的女人.我是说真的.你不信,我可以发毒誓……""小傻瓜,慧姐我什么时候不信你?别说这种倒霉话,坐好了.其实,我想说的另外一件事,你知道明天又有一家有钱人来选我们了吗?"慧姐说话的同时,也温柔适当地给我按摩.

我正要回话,却因为脑袋抬头太高,一下子看到了俯身给我按摩的慧姐的那一片白皙深沟,再也忍不住的冲动,立时让我鼻血喷出来!

好大,好白,好圆啊!

第二章 王家来人

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深沟,我心神荡漾,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.

"傻小子,看什么发愣呢?快点,找点纸巾擦擦,你看看你,鼻血都滴到我胸上了.真是个淘气鬼!"在我看得最专注的时候,慧姐扑哧一笑,吐气如兰在我脸上.

这香气犹如一阵春风拂面,撩得人更加春心泛滥.

而我也一脸通红,大感尴尬,赶紧低头,又伸手去找纸巾擦鼻子.

因为没看清,抓到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也没当一回事.

等到擦完了一看,我这才发现,找的根本不是纸巾,而是慧姐还没穿上的淡紫色罩罩!

被我这一擦,罩罩淡紫色中见红,反而更加妖艳.

"你手气真好,将来去买彩票,一定天天中!"身后的慧姐更是笑得浑身摇摆,连带着身前两团温软都摇摇晃晃,显出更加迷人的姿态.

没见过什么仙女,也没见过什么校花女神的我,此时她就是我的女神,我的仙女.

也是我这辈子最想守护的那个人.

"咦?怎么又发呆了?快点啊,我给你按摩半天,你也给姐帮个忙,来,这个罩罩被你污了,你重新找一个给我系上.""真要我来系?"听到慧姐这么一说,还点头认可,刚才被她两团温软晃得几乎眼晕的我,心中更是一荡,说不出的口干舌燥.

真要给她系,那不等于什么都让我看见了吗?

那我是不是该……

见我拿了粉色罩罩还在发愣,慧姐忍不住敲了我脑袋一下:"小呆瓜,你将来注定是大成就大事业的大男人,怎么这点小事就让你犹豫了?赶紧,忙完了还有大事呢.""哦,我来了.要是不小心碰到哪里,你可不能怪我啊!"见她真的不介意,我兴奋地应了一声,明明偷偷看过一些这方面的小说,但却假装不会.

左手系上的时候,右手故意怎么都弄不上.

其实,我是专门利用这个机会,好好触碰慧姐光滑白嫩的后背,虽然也带了许多紧张,许多颤抖,但那种指尖触及的美好感觉,让我无法自拔.

就好像第一次一个人啃十个鸡腿.

又好像第一次和美女接近.

总之妙不可言.

而慧姐居然也一动不动,完全好似没有察觉,还鼓励我继续,那甜美迷人的嗓音,换了任何男人都难免冲动得想要做坏事.

何况我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?

事实上,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么.

只是,慧姐向来对我的要求无条件满足,从来没有迟疑的时候,而这次,即便明知我是趁机揩油,却也乐意.

为的只是那次泼尿的小恩情.

但实质上,我更明白,她是希望我满足之后,可以有更大动力追求更好东西,总有一天实现大男人的理想.

一想到这一点,刚才还被色心迷住的我浑身一颤,收手回来.

"慧姐,我听你的,我注定是个大男人,不应该为了这点小小的福利自断意志力的.等着我,我们一起参加选拔,一起出去过好日子."听我这一说,慧姐转身以从来没有过的异样目光注视着我.

我从中看到了她对我的另眼相看和欣赏.

当天晚上,果然如慧姐说的那样,因为明天有个有钱人家庭来选拔孤儿,孤儿院院长召集了我们所有人,开了简单会议.

大致内容不用猜都知道,就是让我们洗干净,穿干净,说话做事干净,尽量争取第一印象赢得来人的欢喜.

至于最终选的是谁,院长他们并不太关心,相反,最后说的一句话,却让我和慧姐都听出意外的含义.

"你们都小心点,这回来的王家人,选的标准非常严格.谁要是不识相,坏了事,害得这次一个都没上,就等着重罚吧!"临走之前,平时还算仁慈的院长,冰冷的目光扫了我们一眼,让我们都浑身一颤,感觉要是这次弄不好的话,被饿一天都算轻的,可能会被毒打一顿等更重的惩罚.

但相比其他孤儿的浑然不觉,我和慧姐却下意识意识到这件事不平凡.

当众之下不好讨论.

等回了我俩的屋子之后,我们这才针对这件事暗自商量起来.

"姐,你说会不会这王家选人特别严厉,除了长相身高体重,还得看成绩啊?"文化课劳动课都倒数的我,一想到这事,无比头疼,生怕自己第一个被刷下来.

"未必.我看不像是指的这方面,倒是有可能看重别的.别怕,到时候我先进去,有什么差错,出来我会告诉你的."见我脸色很不好,慧姐安慰了一番.

随后,为了增加成功率,我和她一起行动,以牙还牙,早饭前翻过院墙出去,买了一些巴豆放到其他家伙碗里.

不出意料地,王家人来之前十分钟,他们纷纷中招!

我和慧姐却在墙角嘿嘿偷笑.

看到这些家伙一个个捂着肚子争抢厕所,我心下得意,和慧姐穿好吃好,早早到了选拔办公室门外等着.

而闻讯而来的孤儿院院长,见到这场面,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.

"一群小王八蛋!早就告诉你们,今天很重要,很重要,你们居然还敢乱吃东西.这下是要打我的老脸啊?好嘛,你们这是不给我好脸色,老子今天非得找几个典型不可!"大怒的院长,随手揪了几个平时最捣蛋的家伙过来,不等他们辩解,几个嘴巴子扇过去,一脚踹得他们跪下去.

而此时的我和慧姐,终于迎来了所谓的王家人.

只是,让我感到非常不自在的是,第一次看到王家来的黑衣男人,见到他如鹰隼般犀利的目光,竟有种看到豹子的惊悚感.

被惊住的我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.

"别担心,我先进去,好事坏事都会让你有个准备.你是未来的大男人,一定可以的!"慧姐居然亲了我一口,见我放松不少,这才走进去.

被慧姐亲一口的我,瞬间感觉压力少了大半.

但老实说,我除了文化课劳动课特别差劲之外,平时的表现也远不如慧姐.

如果说我是个天生的木头人,她就是先天的聪明女孩.

每次的孤儿院各种测试,以我自己的水平肯定过不了,但一旦慧姐帮我,我总能赶上平均水平,偶尔还能进入前五的名次.

若非如此,以院长的功利心和暴躁脾气,早就打算放弃我了.

打个最形象的比喻,我就像哈利波特里面的罗恩,又笨又没什么天赋,唯一值得拿出来说的就是不服输,一直坚持做事.而慧姐,就是赫敏一样的女天才,不论什么几乎一遍都能学会.

因此,看到慧姐自信地走进去,我除了祝福她顺利入选之外,并不觉得还有我的什么机会.

毕竟,如果连她这么天才的女孩都入选不了,换我更是一团糟糕.

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等了差不多一小时之后,见到慧姐出来,我本想上去祝福她,却不料,她身边那个如豹子一般的黑衣男人,却对我伸出手.

"王飞是吧?很好,收拾你的东西,跟我上车.恭喜你,你现在是王家成员之一了!"什么?

怎么会这样?

听到黑衣男人这话,我当场懵逼了,但没等我反应过来,孤儿院院长等人七手八脚将我推到他的车子上.

车子缓缓启动.

满心诧异和惊恐的我,完全不希望和慧姐分开,拼命踹着车门想要下去.

直到车窗外出现慧姐那一如既往的美妙身影.

"慧姐,让我下去,我不要走,不要,我要永远和你一起.""小傻瓜,你不先去过好日子,怎么保证将来娶我啊?去吧,放心去吧,我会等你来找我的."慧姐这一句话击中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柔软.

最终,我满含热泪地强行回头,将所有的不舍都化为更大动力,不断重复慧姐跟我说的话,鼓励自己,迎接即将到来的王家生活!

第三章 只是个替身

"慧姐,我一定会尽快回来找你,我要你当我女朋友,当我的老婆,当我一辈子的女人.你的罩罩,永远只能我给你系!你先等着,我很快就……"一路上,我都是用这样的话压制内心深处的离别痛苦,也没管开车的黑衣男人是否嘲笑我这么大还流泪满面.但起码,可以让我稍微好受点.

尤其,当我想到王家特别有钱,等我取得他们家里人的欢心,有了自主权之后,就可以最快速度买好吃的漂亮的罩罩送给慧姐,心中动力更加充足.

只不过,让我没想到的是,等真的到了王家,却是完全另外一幅光景.

黑衣男人的车技和他眼神一样的惊人.

不到半小时,车子到了王家别墅群的大门前,刚下车,我就被眼前的一幕幕看得完全惊呆.

就见耸立在最前面的,赫然是一座如高山般的仿古牌楼的大门.

这大门高有九米,宽有五米左右,像极了古代建筑那种九五至尊的寓意,而且它通体刺目的鲜红色,更给人一种极为霸道的观感.

站在之前的我,渺小得仿佛随时都能被它吞噬.

而大门两边也没有别的多余花哨装饰,除了一左一右雕刻精美的龙凤图案之外,就是正上方似乎龙飞凤舞的四个金色大字.

"王家永霸!"

我默然念了几遍,但怎么都体会不到其中的意思.心想,根据孤儿院院长介绍,王家是我们东天省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庭,怎么还会担心别人骚扰它,让它不安宁呢?

见我这样发呆,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,不由分说将我带着往前走.

越走,更是让我越为惊骇莫名.

两只眼睛写满了吃惊二字!

刚才那一座带着铺天盖地气势的红色大门,已经足够让我失神惊骇,但在黑衣人带我前进路上,看到的却更是令人心中震撼.

"这些,这些就是电视上演的那种私人飞机场,以及露天游泳池吗?"我看着左右两边宽阔的地方,一边是不下九百平米的大草坪,一边是装潢精致,设施齐全的清澈水池,不由得一问.

想着将来可以过上这么奢侈生活,我笑得几乎嘴都岔开.

再想到可以让慧姐过来,一起享受美好生活,心中更是乐开了花.

心说就算要我做牛做马都值得.

但意外的是,黑衣人并没有给我解释的意思,反而露出一种特别鄙夷的目光,就像看一种地上爬的蚯蚓虫子一般.

"你好,虽然我现在不是王家少爷,但请你给我解说一下还是可以的吧?"我谨慎地问了一问,尽量做到最礼貌的姿态.

毕竟,我虽然智商不高,但也知道,相比我来说,他才是王家真正的人.

即便将来我取得王家人信任,也不能小瞧这些人的地位.

但没想到,我都这样礼貌,低声下气请教,黑衣人依然没有正眼看我,反而冷冷一笑,吐出一句奇怪的话:"少问少说话,王家少爷可不好当!"我听得当场一愣.

接着,又接了一个催促电话的黑衣人,眉头皱起,不等我看到更多惊人风景,冷哼一声,抓起我的手飞快往前走.

也是这时候,我突然有种不太确认的感觉,他们王家人对我并不是真的尊重.

"怎么说我也是选出来的孩子,就算不是亲生的,但起码,不应该这么对待?难不成,真的是慧姐估计那样,他们选的人另有用途?"满心疑惑的我没法获得任何解释,只能暗自小心,跟着黑衣人继续走着.

因为提心吊胆,也没心情去看两边各种如电影场景般的景象.

最后,我们差不多小跑二十分钟,才到了王家真正的门前.

可见王家钱真的很多,房子修得特别特别的大.

偏偏红门过来还不准开车只准步行.

这是一栋修建得好像小皇宫的建筑物.

门前还有两排穿了明朝军衣的保镖,站得笔直,浑身散发出令人心悸的煞气.

之前,红色大门是犹如巨兽一般地压来,让人生出极大的威压感.

但这里,正门换成了小了许多的普通木门,但相比起来,带给我的压力,其实一点都不比红门来的小.

尤其,在我被送到里面餐厅,吃饭时候更有这样的感觉.

"你好,请问除了这些五分熟的牛肉,还有生豆浆之外,可以给我一点熟的食物吗?我不太吃得惯这些,最好有点米饭泡菜."看到一桌子的西餐,红酒,我惊艳是惊艳,但惊艳之后,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吃下去,壮着胆子问了一句.

这时候,黑衣人早不知道去了哪里,百平米的餐厅内,只有一个负责只管切肉的厨子,以及一个冰冷神情的女佣人.

听到这一问,厨子头都没抬,那女佣人倒是冷冷地回答了我.

"老爷子交代的,少爷只能吃这些.你还有三分钟,不吃光的话,他会很不高兴的?""什么?什么三分钟?我,我不是想要浪费,是第一次来不习惯……"没等我解释完,旋转楼梯二楼那边,已然步伐稳健地走下来一个白发苍苍、但精神矍铄、一脸阴冷的老头子,远远地抛过来一句话.

"既然少爷不懂事,那就先给他上一课!"

话一说完,之前消失的黑衣人再次出现,一脸狰狞地朝我扑来,扬起手就是一根鞭子抽了过来!

这一鞭子抽得我当场跳起来,但那黑衣人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,反而继续抽了过来,并且在我打算闪躲之前,将我一手控制住.

"你们为什么打我?"虽然不想刚被选走就抛弃,但身上的疼痛让我不得不咬牙问了一句,完全不能理解地看向那个显然正是王老爷子的老头.

见我还敢问话,王老爷子阴冷一笑,示意黑衣人再次狠狠抽了我一次.

这次,我的脸上都带了一丝血痕.

但那王老爷子却是笑了笑.

"会问问题,说明选你也不算太糟糕.不过,有些事你没必要知道太多,你现在只需要记住,你以后是我孙子的替身就行了.另外,类似吃西餐这种测试,还有很多,你如果还不能完美完成……""替身什么?我想要知道个明白.大不了,我不当你家少爷,让我回去."我也急中生智,抛出杀手锏.

却不想,王老爷子根本没将我的威胁当成一回事,反而诧异地看了我一眼.

随后,也不多说废话,直接告诉我说,要是我敢真的这么做,他不但找人将我抓回来惩罚,而且,事后完全有办法脱离法律追究.

"呵呵,选你当我孙子替身是抬举,你要是足够识相,该明白怎么选择的."丢下这句话,王老爷子自顾自出门去了,根本不正眼瞧我半眼,好像认定我一定认输,不敢反抗似的.

而事实上,我也的确被吓尿了.

王家这么有钱,不用想就知道,根本没法拒绝反对这次的事情,而我更担心他们拿慧姐要挟我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当他孙子替身,还得这么受罪,但还是咬牙承受下来.

"你们对我的轻视,就是将来我反杀你们最大的利器."我心底暗暗下了决心,表面上装出合作的态度,接受了各种各样的训练和测试.

强大意志之下,之前吃不下的鲜血牛肉也能按时按质地吃下去.

终于,三天之后,王老爷子见我表现不错,给我一个出去自由逛街的机会.

"谢谢爷爷."

我口是心非地恭敬称呼他一声,接着,带上这几天辛苦赚来的一万块银行卡出门.正打算给慧姐买点东西,却在街边的一个垃圾堆发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乞丐.

她居然和慧姐有七分相似?

第四章 你为谁而活

这女乞丐怎么会和慧姐有七分相似?

"这到底怎么回事?"我正满目惊诧.

而那神似慧姐的女乞丐,却比我反应灵敏许多.

她先是故意咳嗽两声,让我听出她果然是慧姐的声音,接着,不等我激动过头,做事犯错,却以余光暗示我身后有异常情况.

我随即扫了过去.

当即发现,那边正有人冷冷地监视跟踪着,虽然不是之前那个鹰隼般目光的黑衣男人,但杀机四射,显然也是王老爷子派来监督的.

这惊人发现令我当场一呆,想起之前吃过的鞭子,浑身一紧.

"王家禁色不?"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,智慧强大太多的慧姐冷静问了一问,又快速抚摸我的手背,那一瞬间的温暖也能让我安心不少.

好容易安定心神的我,吞了吞口水:"没有,他说我可以随便玩,只要不……""那好,今晚上你再过来这边.最好,出门时主动大方告诉他你要出去玩女人,你知道的,这才能让他对你放心,给我们机会!"说完这话,慧姐似乎不想给我带来麻烦,转身没入人群,渐行渐远.

要是其他时候,肯定让她先走.

但三天没见过面,一见面就是这样堪比地下党的偷偷摸摸,让我感到非常饥渴,也十分纳闷不解.

因此,趁着身后那人眼光不及时,我几步紧追上去:"慧姐,这到底什么情况?你就算没有走,也该在孤儿院……""孤儿院已经毁了,没了,被覆灭了.院长都被悄悄抹除了,你知道了吗?王飞,你注定是大男人,别纠结,先回去过了这一关好吗?"慧姐这番话立时堵住我所有的疑问.

下一秒,她彻底消失在茫茫人海.

虽然心中非常牵挂,也更多的各种惊疑和不安,但想到慧姐嘱咐我注定是大男人,十五岁的我,一瞬间竟有了从来没有过的勇气.

没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得了!

我强迫自己镇定,等了几秒钟,专心买了一些好东西才假装没事地返回王家.

一路上,我的脑子里想着的,仍然是慧姐说的那些几乎电视剧才能出现的事情.

但偏偏现在都一一现实里发生了.

孤儿院被强拆了?

连据说和市里有关系的院长也被抹杀了?

难不成,都是王老爷子派人做的,他到底找我这个替身想要干嘛?

"该不会,哪一天看我不顺眼,配合不到位,也会杀了我,要我还没得到慧姐就先死?"一想到这恐怖的未来,我心里七上八下.

要不是慧姐对我的鼓励很有效果,加上自己对自己的支持,现在这个时候,早就被种种猜测吓坏了胆子.

别说返回冷酷无情犹如机器人的王老爷子家里,就算抬脚走路都不可能做到.

我实在太怕,连身体都是冰冷,手心里的冷汗一股股地冒出来,擦了一层又一层.

等到了那个九五之尊的红门,最后一丝呼吸似乎都停止了.

"少爷好!"

见到门口的保镖招呼声,我这才从惊恐中回神过来,暗暗告诉自己,血牛肉都能吃下去,别的考验能有多难?

大不了,老子豁出去,不信这些比死还痛苦?

恢复少许信心和冷静的我,慢慢平静下来,一步步走过这令人生畏的漫漫长路,再次回到那个小皇宫一般的地方.

晚饭不出意外还是血牛肉,而且,是比之前的五分熟更加血腥的三分熟.

但即便上面滴着鲜血,我也没有丝毫犹豫,而是学着三天来的教导和鞭子教诲,有模有样地叉起,放入嘴里,细细品味着.

随后,想起今晚上的大事,按照慧姐教的法子,去二楼找了王老爷子.

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他的回答竟然和慧姐差不了太多.

"主动大方起来,你也有挺有我王家人风范的!准,但是记得,玩也只能用你手头的钱,别想着我会给你更多.王家人,一毛钱都要靠自己!""多谢爷爷教诲,我知道了,这一万块够我玩不少美女了."告别这差点让我以为过不了关的老家伙,我赶紧出门,边走也边注意身后.

但没想到,还真的和慧姐说的一样,看到我这么大方主动,哪怕是提出出去腐败堕落一下,王老爷子也没任何的阻止,更将白天的那个跟踪的收回去.

这对我来说自然是一大好处.

"慧姐?我来了,你在哪?"

回到白天那个天桥,我四下轻声呼唤,等了半分钟左右,那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火热躯体,再一次从身后紧贴了过来.

正是我日思夜想的慧姐!

"慧姐,终于见到你了,我好想你,真的好想你.你都不知道,王家那里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.太恐怖,太吓人了,带我走吧,我不想在那里……"再次体会到这火热温暖的躯体,我一下子小孩气起来,转身投入慧姐宽广的怀抱,饶是刚才还和王老爷子小小的斗智,但此时却全都化作无尽的泪水.

哪怕在她面前,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倾诉.

可慧姐并不允许我轻易落泪,也并不喜欢我这么软弱.

"先跟我去洗澡澡,有事慢慢说,你的苦,姐都知道.你走了三天四晚上,我观察了你两天三晚上,你的罪我都看在眼里的!"听到她说出这般真相,我赶紧止住哭声,又跟了她去了她目前安家的一处街角.

慧姐落魄如此自然没有一分钱.

但我有.

"姐,我请你,走,咱们去最豪华的房间,好好洗洗.嘿嘿,这次还是我给你系罩罩!"爽快地拿出银行卡,刷了之后,我牵起慧姐进了最贵的房间.

服务员那种古怪的表情一点影响不了我的心情.

反而,想到从来都被慧姐照顾,没有机会报答,这次可以用辛苦钱帮她放松,我心里说不完的骄傲和自豪.

但慧姐似乎并没有那么高兴.

反而进去之后,就一阵长长的叹息,接着,在我惊疑之下,将这几天的变故告诉了出来.

听完后的我,惊得银行卡都掉进浴缸里.

任是我以为自己在王家吃了多少苦,但在听完慧姐的复述之后才发现,相比起来,那才叫好日子.

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,在我走后,那些恩恩怨怨的小伙伴居然全都被悄无生息地处理,连吃苦的权利都被剥夺了.

而慧姐,幸亏一开始就怀疑王家人的动机,早早藏起来避开.

不然,此时我见到的只能是她鬼魂了.

也许这也算是老天爷不绝我和她重逢的路吧!

"既然这么危险,不如我现在跟你走,我们跑的越远越好.还有啊,我刚才用了两百,现在还有九千多,够我们活很久了."一听王家人有更大阴谋,我吓得第一反应就是逃走,逃得远远的.

但慧姐却当场否定了这个蠢主意.

接着,看我一脸懵逼的可爱样子,又心软地缓缓呼出一口气.

顿了一顿,慧姐给我慢慢解释.

"你也看到王老爷子的决心和手段,我们两个小屁孩根本逃不了.而且,如果我估计不错,他找你当替身,肯定另有大用途,在完成之前,你要是敢违背,他不介意责罚你,但绝对不会真的下死手."一听她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之前王老爷子那种看我像看货物一样的吓人目光,嘴上虽然不想承认,但心里不得不认同她说的.

别的不说,随便派出几个成年人,就能追杀我们逃不了几条街.

更何况,那个鹰隼般目光的男人时时刻刻给我惊悚感.

一想至此,陷入绝境的我,不但不想逃走,反而绝境逢生,也生出一丝不服输不想死的斗志出来.

"接下来我该怎么做,慧姐,你教我!"

看我恢复斗志,慧姐甜甜一笑,高兴的同时,也给我分析了当前局势,并建议我返回去先坚持训练,等到真的用上的时候再说.

此外,怕我胆气不足,分别前特意让我再次靠在她的双峰之上.

"温暖吗?"

"温暖!"

"还记得你为谁而活,必须坚持下去?"

"为了我自己,也为了慧姐你,我一定坚持活下去."

最后,慧姐笑着亲了我一口.

也度给我无穷的力量.

我得了她极大鼓励,这就振奋精神,连夜返回王家.

分手之前也互相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和暗号.

为的就是谨慎更谨慎,不要被狡诈多疑的王老爷子给轻易收拾了.

半夜时分,我孤零零一身进入红门之后的大险地,但身上却没有之前那么大的惊恐.

尤其想到慧姐说的,之前那些三分熟的血牛肉都不算什么了.

而且第二天,黑衣男人亲自教导,教我如何贵族般地站坐起行跑,见我各种洋相百出,轻蔑一笑,朝我抽鞭子的时候,之前还害怕的我不但没有退避,反而主动迎接过去.

"不够力!再来重点的!本少爷命令你,必须再来重点的!没吃饭吗?"被我这一嗓子怒吼,一度蔑视我的他,第一次眼中出现惊诧,显然他没有想到,怂包如我居然几天之后,变得如此果断,对自己都狠起来.

而此时我心中却只有一个强大不灭的念头.

等将来,我吃的鞭子迟早十倍还给你!

第五章 刀,是这样拿的

"今天吃过的鞭子,等将来,等我有本事出息了,一定十倍还给你们!"抱着这样的坚定想法,我冷冷地扫了还在抽鞭子的黑衣男人,嘴上却不服输地叫他继续用力.

也许是从来没见到我这样的神情,他居然第一次主动松了手.

在我以为黑衣男人只是假装暂停,打算故意戏弄我,等我以为完了,然后再来.却不想,他竟然真的丢了鞭子.

"这就完事了?"我诧异又谨慎地问了一句,总觉得这个变态的家里,任何东西和人事物都是变态,不该这么快了事.

毕竟,电视剧里面都是这么演的,越是冷酷的人,发起火来更加暴躁不可阻止.

哪有说停手就真的停手的?

但让我意外的是,相处三天下来始终冷酷的黑衣男人,第一次和我正常语气说话:"完了.王家规矩一次最多十鞭子.何况,老爷子亲自吩咐,不能随便打坏了……""呵呵呵,我就知道,他不是真的想养好我,全当我是替身.不过也好,有好吃好喝好住,我也不怕挨打.但我奇怪,难道你们真的孙少爷,平时也这么挨打过来的?"本来我只是随口一问,有点好奇而已,没想到,这问题一抛出,整个屋内的人都当场呆住,仿佛被冰冻原地.

沉默不语的厨子和那个声音刺耳的女佣人不提.

就连这黑衣男人,和门口站岗的两个保镖,竟然也是一样神情,就好像听到什么骇人的鬼故事一般.

"少问少说话,第十一鞭!"最后一记鞭子飞快地抽过来.

但我明显感觉到,这回,黑衣男人抽我的时候心不在焉,还想着刚才那问题,以至于身上一点疼痛都没有.

随后,当他们所有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,也给了最大的空间慢慢分析这事.

该不会,王家那个真正的少爷就是他爷爷王家老爷子折磨死的吧?

"说不定,这屋子的人这么变态,全都是那个老不死造成的,也包括他那个倒霉的孙子.哼!活该,断子绝孙,真是老天有眼.等到了将来某一天,我还会让你恶有恶报的."少年心性的我,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想法会带给我怎样的改变,也不会知道,那时候的随便瞎猜,居然就差点猜中了真相.

在照例血淋淋的血牛肉午餐之后,王老爷子似乎有事出门,没空搭理我,而今天也没有新的训练内容,我算是有了大半天的空闲时间.

原本想着偷空去找慧姐.

但鉴于上次那个跟踪人的事,我决定先忍忍,不要因小失大,不然,回头要是被王家人发现慧姐存在,肯定会将她生不如死的.

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.

也是一直极力避免的.

因此,哪怕看似没有任何人监视我,我在自己房间内,却依然保持看书的姿势,还在桌子旁边放了一个镜子.

等到镜子里似乎没有人影出现,这才赶紧拿出手机给慧姐发了短信过去.

"姐,我好像弄懂了一些事,这个王老爷子,多半是他害了自己孙子.你都不知道,他的手下,一听到我问起那个少爷的事,全都吓尿了.""嗯,我知道了.我这边也查到一些东西.听说,王家的孙子,就在三个月前,刚出了车祸,似乎没命.""三个月前?好巧啊,姐,你说这老家伙会不会就是找我充门面,免得警察找他麻烦啊?""那也说不定.这些有钱人的事,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.但不管怎么样,你以后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我不希望你出事.""不会,我一定不会出事,我看了不少电影,随身带着小镜子反光呢."收到短信里慧姐对我的关切之语,我心里的那点紧张也没了,反而多了许多的温暖,尤其,想到之前她给的福利,更是心猿意马了半天.

要是可以天天在慧姐身边享受她的好,减寿十年我都愿意!

要不是因为距离原因,真想找个机会好好在她怀里,感受那种无微不至的包容和温软.

但我的幻想没有持续太久,随着楼下王老爷子回来的声音当场断了.

"该进入演戏状态了!"

心底暗暗提醒自己,我将所有短信忍痛删除,深呼一口气,走下楼去.

看到的王老爷子却和平时不太一样,似乎是病了.

"爷爷,你没事吧?最近天气变化大,注意身体啊.我去找人给你熬点中药!"下楼后,见王家老爷子居然咳嗽起来,而且有点厉害,我主动装乖.

本以为就算是替身孙子,他不爱真心理会我,但多多少少也会满意我的表现,觉得我学习进步很快.

却不想,不听这关心还好,一听了之后,这老家伙反而特别火大.

在我真想去找女佣人熬药时候,却被当场喝住.

"你算个什么东西?也配来关心我,替我熬中药,你哪来的这资格?来人,王家的家规这么快就失效了吗?"随着王老爷子一声重重地怒吼,上午还心不在焉的黑衣男人出来,手上换了一根更加骇人、带了倒钩刺的鞭子.

这一鞭子抽来,差点让我当场疼得昏死过去.

但为了不被这老不死的看扁,也为了不给他继续发作的机会,硬是咬牙扛下来,并保持脸上的微笑看过去.

"爷爷教训的好,我去继续看书了."

说完这话,见他不再针对我,我浑身微微颤抖,拖着后背流出血的伤口慢慢上楼.即便现在,也都是要贯彻他之前说的王家规矩,行走不能失态.

许是见我态度始终良好.

许是他自己也慢慢恢复理智.

在我快要进入三楼房间之前,楼下的王老爷子不冷不热地传来一句话,算是今天的总结.

"这小子进步不小,等会给他送点跌打酒.不过,王家人从来都要手段残忍,对外如此,对内对亲人对自己更是如此.别怪我打你,将来的好处你自然更加知道.

身后王老爷子这话,听起来好像他自己都分不清,是对他真孙子说的,还是对我这个替身说的.

可不管如何,我都不会表露出任何的不满,只是心底暗暗诅咒.

诅咒这老不死的,总有一天,要么死在王家的竞争对手手上,要么,等我长大了,将来慢慢掌握手段,亲自将他收拾.

一想到我很年轻,慢慢成熟,而他日益衰老,渐渐进入坟墓,心里多了更多的信心.

毕竟,比钱比人比手段都不如他,唯一优势就是时间了.

而这优势必将磨死这个自负的老家伙!

"这样最好,就算是替身,有吃有喝有住,还有书可以随便念,我怕什么呢?唯独怕的,就是学的东西不够多,将来让你被反杀时候不是那么有意思.哼,老不死的!"台灯之下,我苦读到半夜两点,都舍不得睡觉,都在恶补从前缺失的功课.

这样的学习机会是一直梦想,也是从来没有过的.

虽然,眼下每天吃苦受罪,还有提心吊胆,但能够换来大量的知识,我觉得也值了.

两点二十分,外面阵雨下起,飘进来阵阵的寒意.

实在熬不住的我,只得先好好睡了一觉,等闹钟五点响起,这才又麻利地起来,打开书架上的课本,准备新一天的用功.

不想,房门却被黑衣男人推开,还跟我说了第一件改变我人生的大事.

"少爷,准备一下,中午有新的真正的考验.另外,老爷子说了,鉴于你昨天表现不错,以后,你可以直接叫我小黑,算是奖励!"小黑?

起这么个古怪的外号,果然是变态老家伙的手下,一窝的.

管你什么考验,老子一力扛下来!

看着黑衣男人慢慢出去,我关紧房门,心下一沉,咬牙暗暗怒骂道.

虽然这几天的苦日子根本原因是王老爷子,但他这个狗腿子也少不了.

他自然也在我报复的名单之上.

只是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午饭之后,小黑带我去了地下室,做的事情却是指着一个绑在一张电椅上的、一脸血肉模糊的男人,交给我一把匕首.

"少爷,老爷子的吩咐,你来结果了他!"

小黑这话轻松说出来,却犹如惊雷一般炸得我当场惊呆.

哪里想得到居然是要杀人?

杀人,难道,这也是王家的少爷需要做的事吗?

在我满心震撼,根本下不去手的时候,身边的小黑显然不爽,眉头微皱,再次催问一句.

但被惊呆的我依然没有力气去捅,反而感到恶心地后退两步.

"这就不乖了!来,来,让我教教你,王家少爷杀个人而已,不该这么犹豫的.拿好了,刀该是这么握着,瞄准了,捅进去,拔出来,多爽快!"身后的小黑一边诱导,一边轻推了我一下,来不及反应的我,眼睁睁看着手上的匕首刺进那人的心脏口.

哗啦啦!

刚才还有一口气的那人,此时却当场鲜血横流,也看得我哇哇大吐不已,只觉得胃都要吐出来,虽然炎炎夏日,但浑身冰冷到了极点.

我,我居然杀人了?!

>>>>原文继续阅读<<<<

(本小说连载于“暴走看书小说网”,为保护作者权益,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!)

目录:

1 1/1
所有评论()

周排行榜

月排行榜

最新入库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花猪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苏ICP备18038057号-1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